都说航天人是铁人,其实他们连给项目起名字都很皮

 

今年年初嫦娥四号登陆月球表面,激发人们热议的,除了这次项目的科技浓度,还有登月航天器的名字。

登月探测器叫嫦娥四号,它装载的月球探测车叫玉兔二号,而为身处月球背面的它们中转信号的人造卫星,则叫鹊桥号。明明是一场科学活动,却带上了浓浓的神话色彩,让项目更加引人关注。

像不像小兔纸….

其实这些名字都是中国航天项目几十年来不断进化的最终成果。

顾名思义时代

在中国航天事业起步的早期,国际形势一片紧张,航天项目大多以军方为主导,立项目的往往在赶苏超美。承担着国防重任和国家形象工程意义的航天项目,名字就不宜以浪漫为基调,而是要体现当时中国的价值观

比如今天仍然承担运载任务的长征系列火箭,名字源于60年代航天先驱对主席诗词《七律·长征》的化用。而长征火箭的上面级,也就是负责在最后一级把装备送上轨道的推进器,也引用了“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的名句,延续了我党我军的优良传统,也预示着中国航天事业“不怕远征难”。

长征系列

除了这两个名字以外,中国的第一批火箭叫东方系列,后来的一些小型火箭系统则叫风暴和开拓者系列,都是有着鲜明时代烙印的命名方式。

火箭装载的航天设备的名字实用意义则更加突出。

东方号运载火箭

比如中国的第一颗卫星东方红一号,就是根据其播放的音乐《东方红》命名的,非常简单明了。但先辈们给它的名字,却仿佛也预示着中国航天事业看到了“东方红”。因为正是东方红的发射成功,才让钱学森有了底气向主席建议开启中国的载人航天工程,并得到了“同意”的批复,这才有了后来高潮迭起的中国载人航天事业。

拖拉机也叫“东方红”

至于其他的功能性卫星,起名的方式大多以“顾名思义”为原则。比如军用卫星叫“尖兵”、海洋监测卫星叫“海洋”、气象卫星叫“风云”、高分辨率卫星叫“高分”。与之同时代的美国擅长使用神话人物,如“战神”、“阿波罗”等命名航天项目;苏联则多用设计局和项目编号命名,如N-1、R-36等等,都有些语焉不详,中国航天事业需要走出自己的特别道路。

苏联N1火箭

身高100米 臀围20多米 体重近3000吨

也许这种“不浪漫”,正是老一辈航天人自力更生、力争世界第三极的浪漫情怀展现。

浪漫的航天器

随着中国文教水平的不断提高,中国的高端科研摆脱了青黄不接的岁月,年龄结构越来越年轻。今天中国“大国重器”的研发团队平均年龄都很年轻:航母团队37岁、量子物理团队35岁、北斗七星33岁、C919大飞机团队28岁。航天领域也不例外,天眼、天宫等团队的平均年龄都只有30岁左右。各个前沿领域的老前辈们惊喜地发现他们后继有人了。

航天人员年龄结构越来越年轻,生活也远离了过去的特殊年代,航天人所具有的那种追逐星辰大海的浪漫主义色彩被激发了出来。体现在中国航天器上,就出现了更多浪漫主义的名字,让人浮想联翩。

毕竟我们的征途

是星辰和大海

就从中国的中继卫星来看吧。早期的中继卫星是天链系列,名字比较直白。而如今嫦娥四号的中继卫星,已经有了“鹊桥”这个名字,借神话传神,形神兼备。登月计划的代号“嫦娥”,也是神话意义十足。而从嫦娥四号内被释放出来的月球探测器玉兔二号,更是让神话真正照进了现实。

除了名字以外,嫦娥工程的标志也富有寓意:整体以中国书法的风格写出一个“月”字蓝色的月牙代表月亮,中间的两横用一双脚印来表示,象征着中国人载人登月的终极梦想。蓝色的月牙起笔处形似龙头,代表中国;月牙尾部的飞白,则是由和平鸽组成,表达了中国航天和平发展的美好愿望。

谁说航天就是硬科技,浪漫色彩不输文学

除此之外,还有首颗电磁监测实验卫星张衡一号、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墨子号、暗物质粒子监测卫星悟空号,都是形神兼备的名字,已经脱离了过去以功能命名的简单套路。

墨子号

中国大型航天器材的名字也是越来越有诗意

其实天宫号载人空间站整体名称及各舱段和货运飞船共5个名称,都曾从社会征集。从10万多个投稿作品中,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选择了一批优秀名称,将载人空间站命名为“天宫”,核心舱命名为“天和”,实验舱Ⅰ命名为“问天”,实验舱Ⅱ命名为“巡天”,货运飞船命名为“天舟”……

一家人就是要……

多么具有诗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