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代,晚婚的女孩更好命

第1章 这是个套

“收拾东西滚蛋!”

酒吧门口,杨动被推了出来。

砰!

大门紧紧关上。

“呸,老子还不稀罕给你干呢。”

杨动朝酒吧大门吐口口水,转身就走。

他又被炒了,这是从他回到这里后的第九十九份工作。

六月中旬的苏北,天气可以用蒸锅来形容了,就连藏在酒吧角落的流浪汉,都不愿从阴影里露头出来。

尤其是在中午,偌大个太阳晒的杨动心烦意乱。

想买瓶冰啤酒解暑,四下望了半天,都没看到冷饮摊。

倒是有个易拉罐斜斜躺在几十米开外的墙角上,他隐约还能看见上面印着“透心凉,心飞扬”的广告,杨动心里的火气又旺盛了几分。

“娘的,你也来烦我!”

骂骂咧咧的嘟囔一句,杨动随手踢起一颗石子。

啪!

一声闷响后,石子迅速飞出,啪的一声,打在了什么东西上。

“嘿,十环!”

杨动看着被石子击中,出现一个大孔的易拉罐,嘿嘿一笑。

就在这时,他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谁啊,老子正烦着呢。”

杨动掏出手机,不耐烦的点开接听键。

“老子你个头,你特么怎么回事,昨天给你介绍的工作,今天就被炒了,还让人家店长打电话来冲我一顿埋怨!”

“你才被炒了。”

杨动顿了顿:“是老子把他炒了,得,别说了,你给我介绍的这工作,不成。”

电话那边的人翻个白眼:“这不都一样吗?算了,之前给你找的工作也这样,我都习惯了。”

杨动不说话了,之前的经历,让他难以适应职场。

听杨动沉默,电话那边传来一声苦笑:“杨动,我这还有份工作,一旦你应聘成功,就能跨入白领阶层。到时候吃香的喝辣的,运气好还能勾搭个良家妇女。怎么样,干不干?”

杨动哼哼两声,心说哪有这种好事:“你说吧,什么工作。”

“具体我也说不明白。”

电话那头的声音顿了一下:“你去了就知道了,有美女总裁等着你哦。”

美女总裁?

杨动犹豫了一秒,有美女不看王八蛋啊。

“行,我去,你说地点。”

……

咔。

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一个男人走了出来。

看他阴沉的表情就知道,应聘失败了。

杨动从椅子上站起来,忙朝他走去,一把拦住他,问道:“哥们,面试是什么内容啊,怎么你们一个个都没应聘上?”

“唉,不说也罢,等会你就知道了。”

那哥们耷拉着脸,摇了摇头。

杨动皱了皱眉头:难道这面试真有这么难?

在他之前可是有二十个人昂首挺胸的进去,灰头土脸的出来了。

杨动还要再问,就听屋里有人喊:“二十一号。”

二十一号,就是杨动手里的应聘号牌。

他整理一下衬衣领子,昂首挺胸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屋子里空空荡荡,除了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就没有任何东西。

桌对面的椅子上,坐着一个女人,阿不,女孩。

女孩约莫二十左右,身穿紫色吊带裙,右手托着腮,一双美眸上下打量着杨动。

这就是美女总裁?

杨动愣了一下:这招聘的场景,有些迷之诡异啊。

先不说美女总裁的穿着太随意,就是长相,也年轻的过分了吧。

幸好杨动这段时间内,别的不说,应聘经验还是很多的。

面对这古怪的情况,杨动马上就回过了神来,对女孩微微鞠躬:“你好,我就是二十一号。”

女孩没说话,而是用水汪汪的眼儿在他身上转了几圈后,才樱唇轻启:“坐下吧。”

“谢谢。”

杨动坐在椅子上,看着女孩审视的目光,表情有些不自然。

这是找员工,还是找对象呢?

终于,女孩轻柔一笑,身体前倾,脸朝杨动凑过来。

那对充满弹性的柔软,在一凑之下直接放在了桌面上,在被她身体一压,弯曲出惊人的性感。

杨动胸口砰砰直跳:这美女总裁不会是要包养小白脸吧?看我风流倜傥,就要主动献身?

女孩咯咯一笑:“帅哥,自我介绍一下。”

“哦。”

杨动点头,目光从“桌子”上移开:“我叫杨动,二十六岁,来之前当过一阵兵。”

“当兵?好呀。”

女孩轻轻点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身体继续前倾,几乎要贴到杨动脸上了。

杨动闭嘴,眼神疑惑的看着她。

她的身体越探越近,左手放在桌上支撑住身体,右手朝杨动伸来,搭在了杨动胸膛上。

“我最喜欢当兵的了,果然有肌肉……你继续说,别管我。”

女孩吃吃的笑着,手指一点点在杨动的胸膛上挪动,她肩膀上吊带裙的肩带滑落,露出大半个香肩和性感白嫩的锁骨。

而且在杨动眼角的余光中,还看到了小半截黑色蕾丝的小罩罩。

只是女孩轻佻的动作,不但没有让杨动魂不守舍,反而让他一下清醒了。

因为随着女孩探过身子来,一股浓烈的香水混合着荷尔蒙气息,冲进了他鼻孔里。

香水味,有些熟悉啊。

他租住的“城中村”旁边小超市里,就卖这种劣质香水:百花山牌,二十块一瓶。

前两天商店打折,他那个胖房东买了整整一兜,每天都得喷点,弄得房间里乌烟瘴气。

想到这,杨动虽然依旧笑着,但心里却有数了:美女总裁可能会为他的风流倜傥而倾倒,但绝对不会用二十块一瓶的廉价香水!

嘿,这是个套啊。

这世道真是不太平了,仙人跳都搞出面试来了。

见杨动只笑不说话,女孩缩回身子,站起来绕到杨动身边。

右手勾住他的脖子,纤腰一扭,坐在了他大腿上。

感受到女孩身体的弹性,杨动立马起了反应。

当然,要是没有反应,他干脆别当男人了。

“你怎么不说话了,继续说嘛。”

女孩感受到臀部的异样,吃吃一笑,故意扭了几下:“这是什么呀,硌得人家好痒……”

第2章 还挺软的

感受着弹性,要说不舒服,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不过,杨动很清楚,这种舒服是要付出代价的。

赶紧身体后仰,收起笑容:“小姐,请你自重,我是来面试的。”

看到杨动的反应,女孩明显一愣。

这几天,他可是给二十几个帅哥面试过来,但从来没有一个,在她坐到怀里扭动屁股后,还正人君子的。

装。

女孩心里冷笑,立马就在心里判断: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她脸上的笑容越发妩媚:“哎呀,杨哥哥,这就是面试嘛……只要你能在床上满足我,人家现在就跟你签合同,薪水两万,怎么样?”

女孩舔了舔嘴唇,眼神愈发迷离的注视着杨动,纤腰扭动的幅度更大,下面的摩擦更为刺激。

杨动身体虽然起了反应,但精神上却不为所动,暗中撇了下嘴。

伸手托住女孩,稍稍用力一推。

女孩只觉得胸口一阵酥软,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杨动从身上推了下来。

“面试到此为止吧。”

杨动站起来,转身就向门口走去。

女孩俏脸微红,被杨动那一推弄得有些酥麻,见他起身,连忙伸手抓住他。

“杨哥哥,你到底有什么不满嘛,要是觉得薪水太少,咱们可以再商量。”

杨动心中翻了个白眼:你要能给我两万的月薪,还会用二十块一瓶的香水?

“小姐,我不是来卖身的,这份工作,我不需要。”

杨动义正言辞的拒绝,如果她真是美女总裁,薪水就是两千,这活他也干了。

别说在床上满足她,就算是现在、在办公室,杨动也能让她满足的……嗯,一星期下不来床。

可惜,世界上哪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面试是假的,“美女总裁”也只是个幌子而已。

见杨动果断拒绝,女孩愣了一下,随即恼羞成怒,涨红了脸跺跺脚,尖叫道:“杨动,你占了老娘的便宜,这就想走?”

杨动转过身来,表情无辜的看着女孩:“小妹妹,我什么时候占你便宜了?再说,就是我占了,你想怎么样?”

“怎么样?哼!”

女孩眉头一挑,冷哼一声,拍了拍手。

掌声一响,房门就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

四个身穿花裤衩,套着汗衫的彪形大汉闯了进来。

“小丽,怎么回事?”

四个大汉闯进来后,立马瞪向了杨动。

女孩的脸上,也立马浮现出委屈的神色:“文哥,他趁着我给他面试时,见我长的漂亮,对我动手动脚的。呜呜……人家不活了!”

四人中为首的大汉,闻言顿时火冒三丈,蹭的一下跑到杨动身边,伸手就朝他衣领抓来:“小子,我看你是活腻歪了,竟敢光天化日调戏良家妇女!”

杨动后退一步,险险地躲开文哥的手,满脸赔笑着说道:“几位大哥,这是误会,绝对是误会,能不能听我解释?”

“你解释个jb,回你娘胎解释去吧!”

文哥身后的三个大汉骂骂咧咧的,挽着袖子就要冲上来,却被文哥拦住了:“小子,你说,我倒要看看你能有什么解释?”

杨动脸上笑容更加柔和,心中却冷笑不止,心说果然是仙人跳的套路。

但这几个人既然想演,那他就陪着演演也无妨。

杨动又后退一步,满脸诚惶诚恐:“我是听朋友介绍,来这应聘工作的。可来了之后,我才发现事情不太对劲,这位小姐……”

把具体情况简单说了一遍后,杨动摊开双手,无奈的说道:“喏,就是这样,兄弟我可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你们非说我调戏良家妇女。”

文哥听罢,冷笑着问:“她是坐你腿上了对吧?”

杨动点头:“是啊。”

文哥又问:“你是碰她胸部了对吧?”

杨动羞涩的点了点头:“我那是想推开她嘛……不过你这么说也没错,还挺软的。”

第3章 削他丫的

看到杨动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文哥心里有些嘀咕:这小子肯定看出是个套来了,可他咋不害怕呢,难道我的表情不够凶?

不过,文哥看杨动的身材虽然匀称,但远算不上魁梧,加上身边还有三个弟兄,倒也不怎么在意。

文哥身后一个大汉不耐烦了,眼珠子一瞪:“卧槽,谁问你软不软了,你就说你是不是碰小丽胸了!”

杨动只好点头:“这倒是事实。”

“哼,知道是事实就好。”

文哥一脸不耐烦,朝杨动伸出手:“服务费!”

杨动一愣:“什么服务费?”

“既然碰了小丽的胸,那就是享受我们小丽的服务了,你敢不交服务费?”

“多少钱?”

“八千。”

杨动点了点头,模仿着文哥的动作,朝小丽伸过手去:“给我服务费。”

所有人都愣住了,整个房间都安静下来。

随即,文哥额头上青筋暴起,一把抓住了杨动的衣领:“小子,你耍我?老子是问你要服务费!”

杨动摊开手,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文哥,是她占我便宜,服务费,应该给我吧。你看她又是摸我胸膛又是坐我小弟弟的,我一个大男人,还要不要清白?”

他说完这话,办公室又安静了一秒钟,接着,场面就混乱起来。

“文哥,给我揍他!”

小丽一张俏脸凌乱到了极点,这还是个男人吗?

竟然,竟然说她占了便宜!

虽然不得不承认,因为杨动长得俊俏,她特意多摸了两把,但这种事都是女人吃亏好吧。

见小丽怒了,文哥脸色也有点不自然。

他抓着杨动的衣领,右手缓缓抬起,作势要揍他:“你敢耍我,服务费,你交还是不交?”

杨动脸色大变,连连后退,紧张的摇头:“哥,我只是实话实话,再说,我要有钱,还来这找工作吗?”

“没有?”

“没有。”

文哥狞笑起来:“真没有?”

杨动继续后退,但挣扎却很是无力:“真没有,你,你要干啥,别乱来啊。”

“干啥?没听小丽说吗,老子要揍你,钱不够,肉来凑,这点道理不懂吗?”

文哥一边说着,一边拽着杨动衣领猛地向后一拽,狞笑一声:“哥几个,动手削他丫的!”

“小丽,哥帮你出气。”

文哥身后一个黄毛小子嘿嘿一笑,对准杨动的小腹,抬腿就是一脚。

“老三,狠狠地踹!”

站在后面的小丽,俏脸上浮现出异样的潮红,似乎已经预见到杨动被踹飞出去的场景了。

可是,就在她以为杨动要惨叫着摔出去时,却见到这厮猛地拧身,躲开老三踹来的右脚,抬手就抓住了他的头发。

杨动手脚同时发力,把老三脑袋往下按的同时,右膝快速提起,精准的顶在他小腹上。

咣!

“啊!”

一声闷响后,老三惨叫一声,双手抱住小腹摔倒在地上,蜷缩着的身子像虫子一样。

办公室里情况突变,原以为会被胖揍一顿的杨动,转眼间就把老三放倒在了地上,文哥他们都惊呆了。

小丽这才失声尖叫:“对了,他当过兵,你们小心点!”

“草!老三也当过两年兵,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放趴下?”

文哥身边两个寸头,一脸不信的擦了擦眼,看杨动朝他们走来,连忙摆起架势:“你、你这不科学!”

“这有啥不科学的,要不,你们亲自体验一下?”

杨动问完,又是两手探出,一左一右抓住两人后颈,狠狠朝中间一按。

电光火石间,两颗脑袋就撞在了一起。

砰的一声闷响,俩寸头翻个白眼,抱着头哀嚎起来:“哎呦,疼,好疼!”

杨动可不管这两人疼不疼,拧身飞起,又是两脚踹出。

然后,俩哥们就一前一后惨叫着飞了出去。

“就这本事,还学别人仙人跳,真是白痴。”

杨动拍了拍双手,转身看着目瞪口呆的文哥和小丽。

这俩人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了,尤其是小丽,一双杏眼瞪的老大。

“文哥,就剩你了,还要我拿肉凑吗?”

“我、我凑你妈!”

文哥顿时惊醒,眼露凶光,反手从怀里掏出一把刀子。

扔掉刀鞘,钢刀立马露着寒光,朝杨动胸膛狠狠扎了过来。

“啊,文哥,千万别动家伙,难道你不知道这是在演……”

小丽见到文哥拔出刀子,顿时吓得华容失色。

只是她尖叫声未落,就觉得眼前一花,杨动已经抓住了文哥的小臂,手腕一拧,刀就从文哥手中掉落。

杨动迅速曲起左臂,哐的一下击在文哥下巴上,同时,他脚尖提起,未等刀子落地,就踮起一脚踢在刀背。

寒光在空中打了个旋,被他一把抓住。

杨动右手抓着文哥小臂,左手抓着匕首,对着他的太阳穴,狠狠地一刀扎去。

这一切都发生在呼吸之间,文哥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就觉得眼前一花,死亡的阴影如同铁幕一样朝他笼罩下来。

这一刀,快如闪电!

“啊,不要!”

小丽尖叫着捂住了双眼。

第4章 谁问谁要钱

小丽真没想到,刚刚杨动的害怕竟然是装出来的。

而真正的杨动,竟然这么凶残,这一刀可是直冲文哥太阳穴扎去的。

这要是扎实了,还不得在他脑袋上扎出个窟窿来?

小丽赶紧捂住双眼,做好听到惨叫的准备。

只是,惨叫声却一直没有传出来,她呆了片刻,才慢慢睁开眼,透过指缝看去。

只见杨动手中的刀子,紧停在文哥脑袋旁。

而文哥的太阳穴上方,有一道寸许长的刀口缓缓流着血液。

刚刚还如将军般威猛的文哥,这时候已经被彻底吓傻了。

双眼发直,面如土色,上下嘴唇打着哆嗦,杨动一松开手,他的身体就跟没了骨头一样,瘫倒在地上。

“看着胆子挺大的,怎么不经吓呢。”

杨动鄙视的竖个中指,弯腰在文哥脸上拍了几下:“喂,文哥,醒醒,你家着火了。”

咕嘟。

看着好像啥事都没发生的杨动,小丽咽了口口水,打着软腿,慢慢朝后退去,生怕那暴徒会回头收拾自己。

只是她精力都放在杨动身上,没有看到身后的椅子,一下子绊倒在了地上。

小丽“啊”的一声惊呼,双腿分开,短裙下的黑色蕾丝内内露了出来。

杨动回头瞥了一眼,也没理会她。

杨某人还是有点绅士风范的,并不会因为她计算过自己,就非得教训她,顶多就发表一下对刚刚那一幕的意见:“嘿,和上面的还是一套。”

小丽摔倒在地上的声音,终于惊醒了文哥,他顿时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眼睛瞪大,用无比惊恐的声音说道:“别!别杀我,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啊。”

嘿。

杨动笑了笑,他本来该没打算把文哥怎么样:不管怎么说,咱也是当过兵的好公民啊。

只是见到文哥怕成这样,他却心中一动,慢悠悠的说:“不杀你也可以,不过,内啥……”

说着,杨动伸出右手,拇指和食指并在一起,在文哥面前碾了几下。

因为刀还在脑袋旁边,文哥也不敢点头,只是连声说:“明白,我明白,要钱,要钱是吧?我给。”

“怎么说话呢,说的跟我抢劫似的,服务费!这是服务费你忘了?”

“可占你便宜的是小丽,我……”

“嗯?”

杨动把刀子从他脸蛋旁边拿开,随手一丢,刀子就在空中旋出一连串眼花缭乱的银花。

“给,我给,不就是服务费吗。”

文哥浑身打了个哆嗦,手忙脚乱的从怀里掏出钱包,双手颤悠悠的递给了杨动。

杨动打开一看,皱了皱眉头:“这么少?最多也就几百块吧?”

文哥结巴着点点头:“我,我身上就这么多了,要不再去银行给你取?”

“算了,不用那么麻烦,少点就少点,也凑合。”

杨动拿出几张大钞,把钱包扔回了文哥怀里。

文哥赶忙接住,就见杨动笑眯眯的看着他:“文哥,这些钱算我借你的,你告诉我你住哪、或者老婆孩子住哪,等我有钱了,加上利息还你。”

文哥唰的落下一片冷汗,一个劲的摆手:“不,我不要了!”

杨动眉头一皱:“不要了?咋,你这是看不起我,不稀罕收我的钱呗?”

“不,不,这是孝敬您的。”

眼角余光扫着杨动手里的刀子,文哥哭的心都用了。

杨动眉头一扬,歪着脑袋道:“再问你一遍,你真的不要我还了?”

文哥用力点头。

“唉,现在这个社会,像你这种好心人,真的没几个了。”

杨动重重叹口气,把文哥从地上拉起来,递给他刀子,又满脸落寞的拍了拍他肩膀,转身向门口走去。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文哥目光闪过一丝凶狠,攥紧了刀子!

第5章 极品男人

如果我这时候扑上去,给他狠狠来一刀子,他肯定躲不开!

文哥紧攥着刀子,心思刚动,就看到杨动停下了脚步。

他吓得一个激灵,手里的刀子也握不紧了:应该、应该躲不开吧?

杨动在身上摸索了一会,又转身朝文哥看来。

这可把文哥吓坏了,刀子也握不住了,哐啷一声掉在了地上,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哥,你、你还有事?”

杨动两个手指放在嘴边,比划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问:“有烟吗?我刚好没了。”

“有,有!”

文哥赶忙掏出香烟和火机,小跑两步递了过去。

非常惬意的吸了一口后,杨动很自然的把烟装进了自己口袋中,又拍了拍文哥肩膀:“这个也算我借你的,把你家的住址……”

“不用,这是我孝敬您的!”

不等杨动说完,文哥连忙说道,脸色已经难堪的不行,只求这个男人快点走吧。

杨动顿了顿,又冲文哥喃喃说了句“好人啊”,这才慢吞吞的走出了门口,留给大家一个孤零零的背影。

“他么的,这人怎么这么能装,他以为他周润发啊。”

在文哥暗叹一声,走到小丽身边把她扶起来时,房间里间的门却突然打开了。

一个三十岁上下的美少妇,从里面款款走了出来。

少妇上身穿着宽松的针织衫,胸口被两团浑圆撑的高高鼓鼓。

她下半身是一条很小的酒红色超短裙,一双白嫩的长腿也没穿丝袜,脚上是一双亮紫色水晶高跟鞋,浑身散发着熟透到骨子里的妖媚。

只是看了美少妇一眼,文哥就赶忙挪开了目光,似乎再多看一眼就犯了滔天大罪一般:“媚、媚姐。”

少妇也没有搭理文哥,而是望着门口,双眸中流露着异样的色彩:“首先,这小子能抵挡住小丽的诱惑,说明对欲望,还是非常克制的。其次,能在呼吸之间放倒四人,证明打架的也本事不差。”

文哥脸皮发臊:“媚姐,是我们太没用了。”

少妇依旧不理会文哥,而是继续笑道:“最后,他还调侃,说小丽占了他的便宜,也没忘了要钱,这说明——他的脸皮也相当厚,嗯,极品男人啊,看来就是他了。不过最终能不能录用他,还需要媚姐我亲自出马试试。”

文哥双眼冒出了小星星:“媚姐,你,你真的要亲自出马?”

少妇盈盈一笑,眉毛都弯了起来,飞了个媚眼:“不行吗?”

……

刚过正午,天正热,树上的知了都被晒焉了,有一搭没一搭的叫着。

杨动从办公室出来,骂了声操蛋,这天也忒热了。

不过,天热也有好处,那就是街头白晃晃的美腿,不用花钱就能欣赏一片。

要是运气好,一阵风吹过来,他还能看到女孩短裙下的五颜六色。

当然,像杨动这种绅士,是绝对不会故意做这种无聊的事。

偶尔看到,那、那也是不可抗力。

又一阵风吹过,吹乱了街头的女孩的裙摆,也吹干了杨动的嘴唇。

杨动舔了舔嘴唇,本来着急面试,他就没喝水,刚刚又经历了那种让他上火的事……要是不口渴,那才是怪事了。

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个冷饮摊后,杨动加快了脚步:今儿有钱了,怎么着也得买瓶冰镇啤酒爽爽。

他刚走到冷饮摊,口袋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杨动嘴唇更干了——这是生气上火。

电话是段宏打来的。

段宏,也就是给他介绍工作的那位,和杨动一样,都是从“未来孤儿院”出来的。

当然,段宏可不像杨动这么落魄,他可能是孤儿院建成以来,混的最有名堂的一个了,目前在一家私企做主任,月薪几万不在话下。

“怎么这么半天才接电话?”

还没等杨动说话,段宏就急忙问道:“打扰你工作了?”

“杨动,面试的怎么样了,有没有美女总裁?”

电话那边,段宏热情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将来发达了,可别忘了老哥我啊。”

“屁啊!”

本来,杨动还没有多窝火,但听段宏在那边乐呵呵的,他心里憋着的火气也上来了:“你这是帮我找工作还是让我跳坑去呢?要不是老子拳头硬,非得挨揍不可。”

那边的段宏顿时愣住了:“不可能啊,这场面试是我老婆上司组织的。”

“你老婆上司到底要招什么工作?”

杨动没好气的问道:“你之前说面试完就知道了,结果我去了,就是场仙人跳。”

段宏这才说:我老婆的那个老娘们上司,问她周围有没有出色的单身男青年,如果有的话,愿不愿意给她们公司的美女总裁做挡箭牌。

因为那位美女总裁的长辈,总想让她早点成家立业。

她不厌其烦下,就想出了这招:花重金雇佣一个“男朋友”。

而他老婆也说了,一旦杨动被录用,妥妥的是高新白领啊。

毕竟,那可是美女总裁的“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