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秘传养生口诀

第1章 打针不能脱裤子

唐睿明已经毕业两年了,这两年他换了三个工作单位,不是跳槽,是被人炒了鱿鱼。

他是学西医临床的,可是当时上的是一所三流的医科大专,不要说别人瞧不起,就是他自己都有些瞧不起自己,所以大学三年几乎就没怎么认真上过课,这样的结果,就是三年毕业后,他几乎连输液的基本处方都没记下几个。

毕业后的第一家单位是一所县级的正规医院,虽然他文凭不高,毕业的学校也不入流,但他的长像还是长得人模狗样地,而且嘴巴也很甜,所以医院的女院长一时心软,就让他混进了革命队伍。

但他实在太不争气,上班第二天跟着指导医师去给病人诊病,指导师医要他去听心音,他听了半天,冒出一句:“该病人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

指导医师看着躺在床上活生生的病人,恨不得把他一脚踢出窗外,抢过他的听诊器趴在病人床前听了半晌,然后很庄严地对他说:“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你被本医院解雇了。”

第一个单位只上班两天就被解雇了,他下楼时还在想,听心音是用正面还是用反面?他记得大学时,似乎使用过一次听诊器,但时间隔得太久,有好多东西都记不起来了。

算了,解雇了就解雇了,反正看起来那个医院的福利也不太好,他一边走一边安慰自己。

接下来唐睿明就做了半年的无业游民,这时他最大的爱好就是趴在公园的树缝里偷看别人接吻,有一次他居然因此而看到了一对青年男女在公园的凳子上嘿咻,虽然他们用衣服掩住了,但从那女人耸动的姿势,他还是判断出了他们的实际行为。

他觉得自己大学三年,最遗憾的事情就是没有破戒,没有突破自己的少年生涯,所以当他看见那个女人耸动时,他忍不住把手伸到自己裆部,把自己代入角色了……

当然这种精彩节目不是经常会有的,这半年时间他也仅仅只是有幸碰到一次而已。

悠闲了半年之后,幸运之神又降临到了他身上,他又找到了一份工作,这次是在一个镇上的卫生院。

本来这次应该是比较稳妥地,因为镇上卫生院的医疗水平,和他的医术水平相当,可谓是相得益彰,但结果他后来还是被解雇了。

事情是这样的,一个少妇来卫生诊病,主治医生开了一个肌注的处方,吩咐唐睿明去给那个少妇扎针,那时唐睿明还是一个纯洁的社会主义青年,觉得要扒下女人的裤子扎针,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

于是他自作主张,将扎改成了扎手,结果药还没推完,那个少妇已经痛晕过去了。唐睿明忙去找主治医生,那医生来看了一眼,问他怎么不扎,他说不好意思。那位主治医生很严肃地对他说道:“医者父母心,看前面都不要紧,看看后面有什么关系?”

结果唐睿明的第二段工作生涯再次被终结。但他从此记住了一句话:医者父母心。以后诊病不管男的女的,老的小的,他说脱就要脱,别人抗议,他就会很严肃地对她说:“知道么?医者父母心。”

这一天,他又出去闲逛,到公园里看了看,人太少,而且多半是老大爷老大妈的,估计撞不出什么火花来,于是怏怏地往文化宫那里走,他让得那里有一个围棋摊,没事地时候看他们赌棋也很有意思地。

那些赌棋的老手总是装嗨,开始和你下的时候把自己扮得象个不会下棋的新手,引诱你加注,你眼看自己赢得一踏糊涂,最后一数棋,妈的,怎么还输了两目?

于是再下,当然是再输。最后输得袋子里只有车费时,才发现自己原来是个羊牯,被人耍了还不知道。

但是今天摆棋摊的老大爷没来,唐睿明有些失望,正要转身走开,发现棋摊子旁边的地上,还有一个老头子在卖书。反正也是无事,还不如挑本书看下,唐睿明心想。

第2章 中医秘籍

唐睿明蹲下身来随便捡了几本翻了一下,都是些老得不能再老的旧书,连二月逆流这样的旧书都有,真不知老头从哪里弄来的这些古董,他翻了半天,没有什么感兴趣的。

老头见他翻了半天没看中一本,于是从身前的大布袋里掏出一本书道:“来,年轻人看看这本,你一定会喜欢。”

唐睿明接过来一看,哟,这是什么书,还挺厚的。他翻开第一页,御女经,几个歪歪扭扭的大字映入眼帘,他不由展颜一笑,原来是手写版,这老头挺有意思的,难道你不知道,现在是网络时代,这种书手写版在网上秒秒钟就能下载到吗?

但看老头子如此深通经营之道,如果不支持下实在过意不去,于是问那老头道:“多少钱?”

老头眼里漏出一丝贪婪的目光:“一块伍吧。”

唐睿明暗笑,这么厚的黄se手写版,说什么也能卖个四五块哈,但漫天要价,就是还价是亘古不变的法则,所以唐睿明还是皱着玫道:“一块钱,卖就卖,不卖拉倒。”

老头迟疑了片刻,然后点头道:“好吧,一块就一块。”

唐睿明丢给他一块零钱,把御女经揣在怀里,慢腾腾地往家里走,他觉得下面有点跷,其实御女经说起来还不如现代的一个性教育片,只不过因为它名气大,所以人们看到它,就有一种黄理,所以容易产生冲动。

唐睿明走进自己的房间,把门反锁上,开始仔细阅读这个手抄书,人们常说,独坐灯下看黄书很有趣,其实白天看黄书也一样有趣,唐睿明就觉得现在看手写版的感觉,比揉小弟弟刺激多了。

他看了几章,正觉得妙味无穷,忽然眼神一滞,忍不住想要破口大骂。原来他发现自己居然买到了假冒伪劣产品,这本书除了最上面几页是御女经的内容,剩下的一点好看的情节都没有。

妈的,这么老了也知道骗钱,唐睿明嘴里嘀咕道,他也不想想,黄se书也是满值钱的,如果这么厚的书全是黄se内容,那么他一块钱又怎么能买到呢?

不舒服归不舒服,花钱买的东西总是要看一下,不然岂不是越亏越多?于是他漫不经心地翻着后面的内容。

咦,这本书仿佛是一本中医秘籍哈,里面全是一些关于疑难杂证的特殊疗法,后面还附着一些奇怪的处方,唐睿明的性格就是喜欢剑走偏锋,所以他在学校时,对那些一本正经的书本内容一点也看不进去。

但是现在这本书的内容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他没什么中医基础,如果要他去读中医概论,中医辨证学等这些东西,他肯定兴趣缺缺,但这本书里的内容,什么中医理论都没有讲,全是些实用的方法,只要你对证下药就行了。

不管书里说的是真是假,看看总是不坏地,唐睿明这样想。

感兴趣的东西总是记得快些,他发现一下午的功夫,就把好几页的内容记了个七七八八,要是坚持经常看的话,说不定有一两个月就能把这本书记住了。

砰砰砰,突然传来几声急促的敲门声,唐睿明猛地从梦中惊醒,对墙上的挂钟看了看,已经晚上六点半了,看来是小妹来叫自己吃饭了,他伸腰打了个呵欠,正要起身去开门,忽然低头看见地上的湿湿的痕迹,不由吓了一大跳。

幸好自己没有莽撞,要是开门让小妹看见这东西,那自己还不死定了,他忙起身扯了一叠纸巾,趴在地板上仔细地擦,这时门外的人已经开实话了:“哥哥,你怎么又在睡觉啊?快起来吃饭。”

第3章 黑衣女巫

果然不错,听那娇滴滴的声音,就知道是小妹唐睿芝,小妹今年念高三了,马上就要毕业,所以功课很紧,吃饭都要掐表的,所以每到开饭地时候,就会很积极地跑过来催他吃饭。

“来了来了,总是不让我多睡会儿。”唐睿明一边说话,一边假意打着呵欠。

看了看地上,已经擦得很干净了,应该看不出破绽,于是装着刚睡醒的样子走过去开门。

“这是一股什么味道?”唐睿明一打开房门,唐睿芝就皱着眉头问道。

“哪里有什么味道?”唐睿明有些心慌地问道。

莫非是刚才留下来的气味,可是我怎么闻不到?唐睿明暗道。

“还说没有,睡觉后也不知道把窗户打开透透气。”唐睿芝边说边走进房内,准备去给他开窗户。

这窗户还是刚才看书时关上的,后来也忘记开了,想到看书,唐睿明马上想起桌上的手抄书,妈呀,要坏事。

果然,唐睿芝路过他的书桌时,看到那么破旧的书,忽然有了兴趣,一边去拿,一边笑道:“哥哥,你哪儿找的这么破的书啊?”

糟糕,自己第一次在家里看小黄书,就要被抓住了。

“咦,这书上是什么东西啊,粘乎乎的?”唐睿芝放下书,擦了擦手道。

唐睿明伸头往书上一看,顿时吓得魂不附体,妈呀,怎么书上还射得有呢?

他忙冲上一步,将书合上,又塞进抽屉里面,转头对唐睿芝道:“没什么,可能是刚才看书时喝牛奶撒下的,你是学生,要好好读书,这是我买来看手相的,你就别看了。”

唐睿芝不疑有他,点点头,继续去给他开窗户去了,他这才松了口气。以后千万不能在家里干那活儿了,不然总有一天会被捅破地,他暗暗告诫自己道。

唐睿芝开完窗户,转头看了看唐睿明道:“哥哥,你脸色不太好,不是生病了吧?”

“哪有啊,我是刚睡醒。”唐睿明忙掩饰道。

“噢,那我们去吃饭吧!”唐睿芝当先朝门口走去。

唐睿明慢慢地跟在后面,努力地平复自己的神色,千万不能让老爸看出异样,不然就死定了。

吃过晚饭,唐睿明赶紧溜回自己的房间,他刚才睡觉时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一个全身穿着黑纱的女巫从刚买的那本书里跳出来对他说:“我是萨满的巫神,这本书是我们萨满巫教的秘籍,你刚才把你的元阳奉献给了我,暗合了萨满巫教的传承之法,我已经把我的精魂融入你的体内,在以后一个月内,我会每天都来给你传法。”

唐睿明现在还不知道,这到底是一个梦,还是一种幻觉,所以他要回房间仔细想想。

咦,自己的记忆中怎么真的有了一些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东西?还有读过的那几页书,现在好象记得很清楚噢,莫非是我今天出去踩上狗屎了,所以记忆力变强了?

他是个懒惰的人,想不通的事就不去多想,反正如果真有个什么萨满巫神,那我想避也避不了,如果没有这个东西,那我想求也求不来,这就是唐睿明的想法。

接下来的日子,他照样该去公园偷看的还是去偷看,想去网吧看黄片就看黄片。不过他后来看那本御女经时,变得谨慎万分,看过以后马上塞在床铺下面,免得被妹妹发觉。

奇怪的是,他每天晚上睡觉时,那个黑衣女巫还真来了,每次她来过之后,唐睿明的记忆中就会增加一些新的东西,这些东西虽然钻入了他的记忆,但他懒得去多想,偶而回想一下,似乎是些法术,大概是跳大神用的吧,骗人的东西,他这样想。

一个月之后,他终于把那本书全背下来了,这还是搭帮那位女巫每天来给他传法,不然就他的性子,一个月能背下这本书才怪呢,现在他都佩服自己,居然能背下一本书,自己上了三年医科学校,连处方都背不来十个以上啊!不知道这本书里的方法到底有用没有?背完了这本书,他才想起这个问题。嗯,应该找个机会试试。

咦,昨天晚上那个女巫怎么没来?还挺想她的。不会是不来了吧?不来也好,天天趁我睡觉的时候来,肯定是想看我的衤果体,我还是雏呢,亏大了,唐睿明龌龊地想道。

第4章 美女治病不要钱

那女巫果然是不来了,接下来的数天,唐睿明从来没有在梦中见过她。唐睿明也没把这个当一回事,他就是那种胸无大志,好SE无胆,好酒无量的人,从来没想过什么男子汉大丈夫应该干一番事业的问题,他最大的目标就是混,混一天算一天。

这一天,他刚从网吧出来,可能是刚才看黄片太投入了,所以脚下有些飘,所以出门才几步就迎头撞在了别人的身上,他吓了一跳,抬头一看,不会吧,怎么这么巧?

原来对面的那人,居然是上次去诊所里看病的那个女人,就是下体长满黄疮疮,他把东西呕在她小腹下面的那个,现在他知道,那种病叫梅毒。他刚想扭头就跑,没想到那女人反应也挺快地,居然立刻就认出了他。

“哟,小弟弟,真巧啊,居然在这里碰上你。”那女人低声笑道。

唐睿明就郁闷了,这女人治过这种病,不是都害怕别人以后提起吗?怎么她看见自己,一点都没有避忌的意思?唐睿明想起上次的事就恶心,不想和她多说,转身想走。

那女人伸手拦住他道:“怎么啦,小弟弟,不想理我吗?”

唐睿明瞪了她一眼道:“别拦住我,不然我喊人了。”

那女人轻笑道:“你喊啊,看是你吃亏还是我吃亏。”

唐睿明见这一招不管用,马上威胁她道:“你快走,不然我把你的事说给别人听。”

那女人冷笑道:“好啊,我也把你的事说给别人听。”

唐睿明真是头大了,这他妈的都什么人啦,都说人有脸树有皮,她咋就这么不要脸呢?

“你到底想干什么?”唐睿明无奈之下,只好妥协。

“姐姐现在已经好了,你不想知道吗?”那女人把头靠近他低笑道。

哇,唐睿明只觉心中一阵恶寒,MD,眼角都有鱼纹了,还姐姐,亏她说得出口。看她脑袋凑近,马上想起她下阴的黄水,吓赶紧往后退了一步。

再一看她的手臂,上面有两颗黄豆大的水泡,惊叫道:“谁说你的病已经好了?”

那女人似乎也吃了一惊,瞪着他道:“我真的好了,是你们诊所的医生说的。”

“屁话,他们骗你的,你现在都到三期了。”唐睿明撇了撇嘴道。

“三期?什么意思?”那女人不解道。

“就是再迟一步,就没得治了。”唐睿明冷笑道。

“你骗人,我下面的疮疮全好了。”那女人惊叫道。

“我问你,现在下面是不是还常有异味?”唐睿明道。

女人点点头。

“是不是偶尔还流黄水?”

女人点点头。

“是不是在和别人嘿咻时隐隐作痛,还有些痒?”

女人再次点点头。

“那我正式宣布,你已经进入梅毒三期了。”唐睿明冷笑道。

“可是你们诊所的人都说已经快好了。”那女人带着哭腔道。

“那你去问诊所的人吧!”唐睿明转身要走。

“你既然懂得这么多,肯定能把我治好,对吧?”那女似乎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唐睿明刚要断然拒绝,忽然想起自己正要实验那本书中的法子呢,这不正是好机会吗?

于是他对那女人道:“好吧,我先给你开三服药,你先吃下再说吧,能不能好治我也不敢保证。”

那女人让他忽悠晕了,现在他说什么是什么,一双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他。唐睿明略微想了想,就把治梅毒的偏方回忆起来了。他带着那个女人来到一家药店前,让她在外面等着,他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和这样的女人有什么瓜葛。

唐睿明让店员拿来一张纸,随手写了一张药方,让店员抓了三付药,然后在药包写了自己的电话,出店后交给那女人,那女人刚想伸手来接,唐睿明将药包放在地上。

然后道:“我的电话在药包上,如果这几付药有效,你再给我打电话,我继续给你开药,如果没有效,你还是继续去诊所吧。”

说完转身走了,那女人在后面道:“我给你钱。”

唐睿明道:“等你病好了再说。”

第5章 神医初露锋芒

说实话,他不是不想要钱,而是害怕女人身上的梅毒,他想起那天的情景就心有余悸,如果他早知道那是梅毒,那天他死也不会用手去拔那女人的下阴。那天晚上回去后,他用清洁剂把手洗了好几次,晚上睡觉时也不敢用手摸小弟弟,生怕染上梅毒,其实他也知道,梅毒不会这么容易传染,但人总是有一种无法克制的心理作用。

过了几天,他早就把这件事忘记了,这一天,他正在公园里偷看别人接吻,忽然腰里的手机想起来,那对男女诧异地向他藏身的树后看来,把他吓了一跳,赶紧跑掉了。拿出手机一看,一个不认识地号码,叭,他把电话挂断了,现在行骗的人太多,不熟悉的电话最好不接,这是他的原则。

叮铃铃,他刚把手机揣回腰里,手机又想起来了,他拿出来一看,还是那个号码,不会是哪位同学最近知道我的号码了吧?他想,于是按了通话键。

“小弟弟,你真是神医啊。”电话里的人激动地喊道。

这个声音怎么好象有点耳熟啊,但怎么想不起来她是谁了?

这时电话那头的人说道:“小弟弟,你怎么不说话?我就是你上次给我开药的人啊!”

噢,原来是她,我说怎么这声音似乎有点熟,于是冷冷地问道:“什么事?”

“你上次给我开的药吃完了,效果非常好,我现在下面一点异常都没有了。”那女人高兴地说道:“我想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还真见效了?唐睿明心里也有些高兴,看来这本书不错啊。

于是他对那女人道:“你去上次那间药店门口等我,我再给开三副药吧!”

书中说的是五剂根除,但他怕现在的药效果没有以前的真,所以又加了一付。

等他到时,那女人早就等在门口了,他稍稍打量了她一下,果然象是好了,连手臂上的水泡都消了,气色也好了很多。唐睿明走进药店给她抓好药,这次没有放在地上,而是递在她手中。

那女人从背后的坤包里拿出一叠大钞,数也不数,直接塞在唐睿明手中,唐睿明本想推辞,但想到替人排忧解难,给别人创造性福生活,是应该收点礼费,也就老实不客气地收下了。

那女人本来担心他不要钱,后来见他收了,心里踏实了很多,提着药包高高兴兴地走了。唐睿明也懒得数钱,一把揣在裤兜里,又去泡网吧了。

今天他搜到了一部好片,黄se还带情节的,以前看的黄片,全是一上来就嗯,啊地开始干上了,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个动作,让人看得都腻了,今天这个片子好,随着情节的发展,才有床上动作,显得有趣多了。

片里讲的是一个医术很好的内科医生,自己开了一个诊所,有好多的年轻女人都来找他治病,于是他一边给人治病,一边找机会和自己的病人嘿咻,日子过得好不滋润。

唐睿明一边看片子,一边欣赏片里的交合姿势,他不由感叹,这当医生的就是了解人体的生理结构,把身子那样扭着还能插进去,真是天才啊!

我好歹也是个医生啊,可是到现在还没和人嘿咻过,更不用说创造新花样了,人和人差别咋就这么大呢?他感到心中很是失落。忽然他想起自己给女人治病的事,对呀,自己现在不也有很多偏方了吗?怎么不也开个诊所呢?

对,开诊所。说不定以后自己也能和片中的内科医生一样,经常和漂亮的女人嘿咻,还让她们感激涕淋的。想到这里他的情绪好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