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对抗至今,美国又一软肋暴露了!

中美贸易战持续一年多了,看出一个现象,今天来说说。

中美双方,中国一方基本是一个声音说话,前后持续稳定;而美方有多个声音说话,各代表一种势力。

坊间传过一个段子,有外国记者问周恩来:我们西方人走路都是昂首挺胸的,可是我看中国人走路总是伛偻着腰。你能说说为什么吗?周恩来一笑答道:因为你们西方正在走下坡路,当然昂首挺胸;我们中国人正在走上坡路,所以要弯着腰发力呀。

看今天的美国,趾高气扬的到处指责别人,威胁别人,高喊美国利益优先,有没有上述形象?而走上坡路的国家,容易凝聚人心,心往一处使,内部团结统一(一些公知除外,他们的能量也快耗光了),外部也渐渐获得各国的理解,新的统一战线正在形成。

今天分析一下中美面临的局面吧,知己知彼嘛。先说美国吧。

由于走在下坡路上,对于早期工业化列强来说,这是一个数百年来的大变局。以往数百年霸主地位的转换,基本在欧洲和欧美之间,总之在“高加索人种”之间,后期更在盎格鲁-萨克逊人之间。今天要转向黄种人了,这由不得他们心里不慌。但是对中国人来说,这也平常。春秋时期,齐桓公、宋襄公、晋文公、秦穆公、楚庄王前后称霸,直到战国七雄,最后由秦始皇一统六合。

但是美国历史短,经历过上升势头,没经历过衰落走向,不知应该如何应对,所以不像中国人对这种转换那么淡定。而一个正在走向衰落的国家,国内很难统一意志,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分裂的美国国内舆论场。看清这一点,有助于我们确定自己的战略和应对。

特朗普是美国大统领,他经历和上台以来的表现,可以说代表“商人美国”,白居易说:“商人重利轻离别”,特朗普是:“商人重利轻政治”。他上台后不断退群,同时用各种手段往美国搞钱,短期效果不错。欧盟和日本都陷在经济停滞之中,美国发展却还有2-3%的增长,考虑到他世界第一的体量,这个增长说得过去,特朗普也很自豪,觉得他现在和中国斗一下是有底气的。

于是首先加500亿关税,并放出豪言,不准中国反制,否则更大的棒子就要敲下来了。但是中国反制了,于是第二通加税来了,这次是2000亿,还分两步走,先加10%,若反制就会涨到25%,同时全方位打压华为,用整死华为来吓阻中国政府。由于华为有准备,竟然以一个公司的力量扛住了超级大国美国的打压,逼得特朗普继续加大力度,准备再来个3000亿的加税。

中国有个成语,三鼓而竭。收入课本题目是“曹刿论战”,打仗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三鼓而竭是中国中学生的知识。现在三鼓未响,美国社会自己急了,这是拿美国人的钱包当筹码与中国人斗法呀。第一轮选定的项目基本是中国吃亏,第二轮双方都会吃亏,这第三轮主要涉及美国在华企业,和即将到来的美国购买季,美国两头受伤呀。什么叫“三鼓竭”,这就是。

不过老头有个优点,“在商言商,不谈政治”。比如伊朗打下美国无人机,美国智囊团和军方都做好与伊朗开战准备,被老头否了。他想的清楚,他的目的是搞钱,而打仗要花钱。“商人重利轻政治”呀。

另一派的班农、纳瓦罗、博尔顿则是一群冷战思维不改的“冷战美国”。也就是动用一切力量遏制中国,不惜美国受损。在他们看来,只要像分裂前苏联那样打垮中国,现在的损失到时都可以加倍捞回。在打垮中国上,美国各派一致,在使用手段上,他们更重政治和阴谋手段,这是与大统领不一致的。

但是时代变了,现在和平和发展是主题,全球化是潮流,逆潮流而动会有好下场吗?再一个是对手变了,不再是由于国内矛盾丛生,又忘记了初心,被美国价值观忽悠得找不着北的前苏联领导人。那么对付马仔日本,对付忘记初心的前苏联领导人的那一套,今天拿来对付蒸蒸日上的中国,对付已经有了四个自信的中国民众,旧日辉煌还能重演?

姆努钦为首的美国财政部则是“利益美国”。对资本来说,获利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都是扯淡。因此在华为扛住了打压后,他鼓动硅谷资本向特朗普“陈情”,虽然打垮中国很重要,但是赚钱也很重要。不过这一派目前蛰伏,不方便多说话,以免“政治不正确”。

美国农民则算“红脖子美国”,容易被特朗普带节奏。这次中国开始反制美国就选了大豆,本来应该是比较有效的,但是效力被打了折扣。因为美国农民那也是美国人呐,大豆卖不掉,但是他们选择相信特朗普,相信中国应该不经打,那就把大豆存起来,等打垮中国还能卖个好价钱。当然这种盲目将随着时间流逝而慢慢变清醒,还要几个月吧,亏本才是最好的教育。

相比红脖子的执念,美国硅谷高科技资本则是更清醒得多。他们也特别在意打垮中国的高科技产业,这可以保证他们的长期利益。所以美国政府一旦宣布把华为列入实体清单,他们的表态一个比一个坚决。可是华为一旦宣布“备胎”转正,一盆冷水,让他们清醒的估计了形势,迅速放下了执念,开始拉回华为,真是“高科技人才”呀,脑子就是转得快!

同样是资本,台湾省资本比他们精明多了。国共对着干了那么多年,他们对共产党人的体会要深刻得多。台积电“经过认真评估”,认为用的美国技术不足25%,不受美国禁止令的限制,不停止供应华为。其实他们认真评估的不是美国技术的比例,而是中共的决心和执行力,这一点认识,他们若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其实台企黑大陆是有历史的。当年大陆发展液晶电视时,由台企和韩企供应面板。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台企面临困境,大陆伸出援手,组织大陆九大电视机厂赴台,愿意加大采购量。这不是好事吗?台企却宁愿卖给韩国,而韩国乘机抬价。结果是大陆发狠支持京东方,最后相关台企只能退出这个行业。台积电和富士康对此是很清楚的。

你看伟创力和富士康的对比就很清楚。在软件和芯片这个行业里,代工不能说没有技术含量,但要说有多高的技术含量那是鬼话,所以伟创力的业务肯定不在美国政府的限制范围之内,但是伟创力竟然在中国领土“超额”执行美国法律,不但停止了与华为的来往,还扣押了华为的物料,他还真把他的厂区当“租界”了。当然中国有办法让他清醒,当地区政府派了一个官员就“协调”好了。

不过华为就没那么好说话了,把他剔除供应商名单,也就是上了华为的“不可靠实体清单”。很显然,中国开始公布“不可靠实体清单”的时候,伟创力已经预定了位置,而一旦上了清单,伟创力在中国的代工就走到了尽头,其他电子企业也只能把他列上清单。伟创力的股价和利润已经双双腰斩还多,当其他中国企业把它列入“不可靠实体清单”时,他的路估计就走到头了。

说清楚这些,其实分而治之的策略就差不多了。在纳瓦罗、莱特希泽负责谈判期间,不急着达成协议,只显示愿意谈判的诚意。老头是有连任压力的,当他的不满积累多了,毕竟最后是“在商言商”,一个推特,不换思想就换人对特朗普那是正常操作,毕竟他也有“备胎”,那就是姆努钦。

美国的高科技企业现在已经有点乱阵脚,那就让他们继续乱吧。华为已经给出限定时间,前几天任正非在接受《雅虎财经》采访时说:“我估计还有两个星期,他们不做出决定,我们就要做出决定了。到时“备胎”转正就是不可逆的事情了。至于那些“红脖子”农民,他们的执念会久一点,不过也拖不过年底,大豆储存也是有成本的。有执念的人一旦执念转变,那执念就对着美国政府了。

美国政府还有个“盟国体系”,核心是“五眼联盟”,不过又是英国带头叛变,引发联盟震荡,破裂是迟早的。而其他盟国,由于老头不讲政治,早就带不了队伍了。这不,法国在收“数字税”上就根本不买特朗普的帐,而德国眼睛也在看着中国。中国开始硬怼了,他们也就找理由不买美国的帐了。当然公开不会撕破脸,但是这支队伍的心基本散了。

对美国内部,既然舆论场已经分化,那就助一把力,把谈判拖着。中国最近又添了一把柴,首先宣布为了创造谈判气氛,先进一批美国农产品。单子开的比较大,实现的很少,原因是“价格不合适”,打击美国农民的幻想,跟着宣布由于美国要加3000亿的税,这农产品的进口推迟了。这就是警告“冷战美国”的一派,告诫“商人美国”的总统。

商人总统特朗普的本事就一招——极限施压;中国老祖宗可是留下36计,现在也不过用了一两计。看看商人总统什么时候能领悟一点中国智慧。

走向老迈的美国和正年轻力壮的中国遇上了,急着速决,最怕持久而明年初开始下一轮竞选,也不容特老头有失。而中国一边国内升级转型,一边通过一带一路释放过剩产能,并开辟新的市场,最需要时间。

如果利用好美国分裂的舆论场,加剧他的分化,那么看似强大的美国,分化后的力量就力所未逮了。而中华文明是很在意“和而不同”的,是很有包容力的,把自己能争取的所有力量统和好,中美的力量对比就能逆转。

当年共产党的力量,比起国民党是很弱小的。但是党的三大法宝之一,就是建立最广泛的统一战线。只要和我党在某一问题上,在某一阶段中,有共同的利益,就可以团结他们。最后的目标,就是把自己的朋友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中国革命的胜利就是这么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