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林顿和查尔斯王储突然冒泡

拉链门

22年前,克林顿,莫妮卡(莱温斯基,白宫女实习生,身材丰满迷人),成为美国和西方媒体的头条关键词。虽然克林顿面对法官,陈述了他和莫妮卡数十次在白宫内的亲密接触,但是,最终,他并没有失去总统职位。这个事实,并不是说,克林顿运气好,而是,他的主人,并不希望他下台。担任总统前,克林顿和许多人一样(英国布莱尔,法国马克龙,还有某大国的高官,等等),都参加过一个国际会议,名字叫皮尔德伯格(感兴趣的人可以自行搜索,会有极大意外收获),这个会议,每年举办一次,百人以内,从半个世纪前开始,参会人物都是基辛格等世界大佬确定的名单。克林顿,布莱尔,马克龙,某大国的高官,等等,都是参加了该会议(可以理解成超所有主权国家的世界政府的会议)之后,就都走上了自己国家行政方面的最高位(某大国的那个人走到了副总理位子上)。所以,克林顿1997年遭遇拉链门,却涉险过关了,并非偶然。我们只要想想,其后几个月,美国及西方对原南斯拉夫(南联盟地区)的所作所为,就会明白,克林顿领导的美国政府,为什么对南联盟下手了。可以反推一下,如果克林顿1998年没有对南联盟下手,那么,他会稳稳坐到2000年(直到小布什上台)?显而易见,将拉链门和南联盟,联系起来看,我们就非常清楚,尽管莫妮卡随时可以被叫出来作证,但是,后来的事实证明,在南联盟问题上,克林顿是识趣的,那么,不难想象,在拉链门期间,应该达成了某种默契:莫妮卡不再出来作证,美国主导对南联盟下手。

藏头诗

这两天,美国议员在自己社交账户上,连发了二十几条内容。细心的人,将其所发内容的首字母,联系起来,就是一句“藏头诗”——“爱泼斯坦不是自尽的”,而且,该英文版“藏头诗”还玩了一个玄虚,整句话都是倒着写的 ——“的尽自是不坦斯泼爱”。

复杂关系

倒着写的藏头诗,比一般藏头诗更牛一些。诗再牛,也比不上诗中提到的爱泼斯坦牛。这个人黑白两道通吃,全世界通吃。他曾经买下一个岛屿,修建了豪华游泳池,娱乐场所,私人机场。隔三差五,就有人光顾该娱乐岛,享受海岛风光(在幼小的,未成年的,美丽的,女孩子们的陪伴下)。据某些媒体称,爱泼斯坦的朋友很多,访客很多,其中,有老朋友特朗普克林顿安德鲁王子而且,某些老朋友,像克林顿,安德鲁王子,等等人,不止一次去美丽的海岛拜访。据称有一段时间,爱泼斯坦的私人飞机(大概叫快乐旅程号),经常载着克林顿飞到美丽的海岛。

克林顿冒泡

就在美国议员发布藏头诗的这两天,希拉里(克林顿的太太,美国前国务卿,相当于外交部长),公开表态,不明确表示自己会参加未来的美国总统大选,也不会明确表示不参选。也就是说,她要像当年二战期间的罗斯福一样,不到最后一刻,不表态(参选不参选总统),以此设置悬念,造成民众的期待,获得更好的舆论效果。同时,美国还发生了校园枪案件,克林顿对该案公开表了态。这个突然冒泡,至少起到了两个效果:一是给太太撑场面,希拉里也是突然冒泡(关于选不选总统),克林顿这个时候,突然秀一下媒体存在,肯定是有利的(对控枪,对普通民众,讲点好听的话,这是美国民主党一贯的竞选准备套路);二是直接秀存在,对枪案表态,说几句好听的话,间接抵消这两天议员藏头诗对自己的间接伤害。人们都清楚,一提藏头诗里的主角爱泼斯坦,前两月被抓,突然去世,去世在监牢中,而且碰巧那晚监控设备坏了,得知老朋友好朋友的突然遇难,够朋友的特朗普当时马上表态,爱泼斯坦不是自尽的,可能有人使坏,其矛头,实际上,间接直接指向了克林顿(希拉里),安德鲁王子等人。目前,围绕爱泼斯坦的蹊跷自尽,一方是特朗普,以及近日玩藏头诗的议员,代表共和党;一方是克林顿(希拉里),代表民主党,还有大洋彼岸的英国朋友安德鲁王子

哥哥切生日蛋糕

前两三个月,每当美国曝出爱泼斯坦(自尽)的新闻,因而间接受指的,克林顿(希拉里),安德鲁王子等人,总会有意无意地出点小新闻,以对冲负面舆论。这两天,克林顿和希拉里夫妇,都出来冒泡了,却没见英国安德鲁王子跑出来冒泡。但是,我们注意到,虽然不太待见自己的亲弟弟安德鲁王子(也许是他的生活作风),安德鲁的亲哥哥查尔斯王子、现在是王储(也就是离奇车祸去世的戴安娜王妃的丈夫),这两天突然冒了一个泡:当地时间,2019年11月14日,印度孟买,正在印度访问的英国查尔斯王储,会见由英国亚洲信托基金,支持的凯瓦利亚教育基金会的,学生们,当天,正巧是查尔斯,71岁生日,他与在场的学生(一群混血小朋友,也许主要是英国男人的血,混了印度女人的血),一同切生日蛋糕庆祝:

画面中除了查尔斯,还有八个人,其中只有八分之一(小)男人:

这张画面,印度男人多点:

金庸武侠小说

武侠小说中,男人当了大侠的比较多。我们都知道,说起武侠小说,不得不提金庸。他在1949年,没有选择留在大陆,而是去了广东地区边上的某小地方(当时属英国殖民着)。金庸的武侠人物,刚开始,像郭靖之流,还是有点家国天下味道的。后来,像杨过,张无忌,令狐冲,这些人,更多的是儿女情长,放荡无忌,江湖气。到了晚期人物,像有名的代表,韦小宝,就是彻头彻尾的地痞流氓,从物质,到精神,都是两面派,买办的原型。这个武侠人物蜕变过程,有一条清晰的线索贯穿 —— 符合英帝国针对我们十几亿人的文化战略。

武侠片与宗教

如果十几亿人,一直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放在心里,那么,国家主义的,集体主义的,物质和精神的力量,将是巨大的。这种力量,早已体现在抗日,解放,建国,抗美援朝,两弹一星,火红奋斗,外无外债,内无内债,却农业,工业,国防,各个方面取得伟大成就的历史当中。帝国主义,尤其是老牌帝国主义,非常懂得打文化战略牌 —— 武侠小说,带动了数亿人的粉丝群,而后,打开门户之后,港台武侠片,伴随少林寺等大陆与港台合拍片,风靡大陆各地。与此同时,各地的宗教,也借着海灯法师(一指禅)和气功热等等,以武侠,功夫,气功,少林武功,中华传统武术,等等作为文化热潮,为表象,其实质,是以此类亚文化,替代文化的正主儿 —— 阶级的,革命的,火红的,奋斗的,战无不胜的文化。武侠小说,武侠片,宗教,纷纷在文化领域,在看不见的文化战场,攻城略地。没几年时间,一直到如今,各种庙宇神舍宗教场所,是以往的十倍乃至百倍或者更多。

无形的疆场

1997年,特朗普的朋友爱泼斯坦的好朋友克林顿的好朋友英国安德鲁王子的亲哥哥查尔斯王子(当时还是王子)从我们手里接过了米字旗,灰溜溜地离开了:
22年后,就在这两天,世界舆论空间里,有大国最威严的一个人的声音在表态;有人被板砖攻击之后不幸离开了这个世界;有人作为官员在英国被人攻击而受伤;有人高高兴兴地被一群混血小朋友包围着,而且主要是被女生包围着,切生日蛋糕。一边是波涛汹涌的海水(画面外,画外音,最威严的画外音,还在我们耳边回响),一边是一片祥和的火焰(生日蜡烛的快乐火焰,被曾经的殖民地的一群混血小女生包围着的老男人的自豪火焰)。如果我们透过一边波涛汹涌的海水、一边一片祥和的火焰,就会看到,在无形疆场,在文化战线和传媒战场上,有人丢失了阵地,毫无战略可言;而正好相反,有人步步为营,从武侠小说,到武侠片,武侠热,气功热,宗教热,出国热,留学热,投资热,到如今热得过了头,学校提前两个月放寒假,大陆的,英国的,日本的,等等学生,包括外来居住者,纷纷离开热得过头的地方。如果我们要在无形的疆场上,抵抗住人家,就必须要,好好地批评和自我批评,而不是嘴巴硬。嘴巴硬,不管用,只会让我们自己看不清历史、现实、未来,只会让人家高高兴兴地布局、落子、得胜,而在取得阶段性战果之后,人家还会派出曾经灰溜溜地从我们这里捧回米字旗的人再次登场,高调地冒泡,高调地切生日蛋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