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不穿衣服”睡觉对身体有什么益处呢!答案有点说不出口!

第1章 黯然离开

“宁孤城,男,25岁,蛟龙特战队队长,代号‘孤龙’,因严重违反军纪,现判处开除军籍,即刻生效。”

军事法庭的判决犹在耳边,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却抹杀了宁孤城一切的骄傲,开除军籍,这是对一名把忠诚和荣耀看的比生命还重的军人来说,无异于最重的处罚了。

天空中下着蒙蒙细雨,蛟龙特战队营地,军旗之下,宁孤城一人孤独的对着军旗,敬下了最后的一个军礼。

随后,宁孤城提着行李,撑着雨伞,黯然的离开。

在跨越营地大门的那一瞬间,宁孤城缓缓转身,深深鞠躬。

他知道,在他视线看不到的地方,他的战友们,全都在注视着他,是他不想感受离别的痛苦,所以不让任何人相送,而且,一个被开除了军籍的人,有什么资格让战友们送别。

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待了七年的地方,宁孤城咬紧牙关转身离开,只是转身时,脸上早已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脑海中的记忆更是犹如潮水一般地涌来。

“兄弟们,咱们的口号是什么?”

“强者无敌,勇者无惧!”

“兄弟们,咱们的目标是什么?”

“拳打猛虎突击队,脚踢战狼特战队!”

“说人话!”

“老子才是天下第一!”

“哈哈哈哈。”

一幕幕回忆,一个个画面,一场场生死战斗,这里,凝聚了宁孤城无数的心血,这里,铸就了宁孤城的战魂永存。

眨眼,便要离开这里了,宁孤城,真的不舍。

可,如果在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他依然会做出同样的选择,绝不后悔。

……

江城公交车站,宁孤城站在站牌下等着车,一身没有军衔的迷彩服穿在他身上,显得格外精神帅气。

特战队本来要派人送他去车站的,但他想,既然都已经被开除军籍了,那就不要再动用军队的资源了,何况,总要开始适应普通人的生活嘛,于是,他就出现在了这里。

今天下雨,等公交车的人也开始渐渐多了起来,宁孤城一米八多的身高,笔直的身体,英俊的面容,站在人群中,还是很能吸引人多看几眼的。

人一旦多起来,也就意味着形形色色的人都会出现,其中有一个职业出现的格外多,那就是小偷,也就是传说中的扒手。

宁孤城眼前,正发生着这样一幕。

只见一个染着黄发,贼眉鼠眼的小偷,正在把手偷偷伸向一个抱着孩子的少妇的挎包里,少妇三十岁左右的样子,画着淡淡的妆,看起来很有一番味道,特别是紧身牛仔裤下的一双美腿,又直又长,臀部勾勒出的线条,更是浑圆饱满,一看就充满弹性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想入非非。

洁白宽松的衬衣之下,虽然看不出具体如何丰满,但不经意间的动作,还是能让人感受到其中的波涛汹涌。

少妇一脸着急的样子,时不时的望向公交车来的方向,很明显是有急事,所以,一点也没有注意到,小偷已经盯上了她。

从小偷干净利落偷走少妇钱包的速度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惯犯了。

然而今天的他就注定是要栽了,少妇没有注意到他偷东西,小偷也同样没注意到,心情本就不好的宁孤城,眼神是如何的冷漠。

“还给她。”宁孤城站在小偷面前,冷漠的开口。

小偷当时就吓了一跳,做这行这么久了,被人发现不是没有过,但敢当出头鸟见义勇为的,他还真没有见过。

只是想要耍狠的小偷,看到宁孤城一米八多的身高,强壮的身材之后,心里掂量了一下之后,已然打起了退堂鼓。

“小子,不该你管的闲事,你最好别管,否则,小心吃不了兜着走。”小偷刻意表现出凶巴巴的样子瞪着宁孤城,更是把手伸向了口袋,这明显是一个威胁动作,在警告宁孤城,他有武器的,不想受伤,就让开。

只是宁孤城又岂会怕了区区一个小偷,当时就冷笑道:“我警告你,你敢拿出口袋里的东西,我就废了你的手!不信,你可以试试!”

两人的争吵声,终于惊动了丢了钱包的少妇。

少妇本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当看到小偷手里的钱包之后,脸色顿时大变,随后急忙在自己的挎包里找了一番,而找不到之后,她终于明白,是自己的钱包被偷了。

“你快把钱包还给我,这是我的钱包。里面的钱我有急用。”少妇慌乱了,可她只是一个女人,还抱着孩子,而小偷一看就不是善茬,她除了哀求慌乱也做不了别的。

小偷恶狠狠地瞪了少妇一眼,厉声道:“闭嘴,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这是我的,再废话,老子捅死你们!”

少妇被吓了一跳,不敢再说话,怀中的孩子更是被吓得大哭了起来,可,钱包里的钱,她真的有急用,她只能用哀求的目光看向了见义勇为的宁孤城,希望宁孤城可以帮帮她。

宁孤城对着少妇点了点头,:“我帮你要回来。”

少妇感激的对着宁孤城笑了笑,笑的很有一番风情。

小偷顿时有一种被无视的屈辱感,而等公交车的众人,虽然没还人敢上前,但因为有了宁孤城当了出头鸟,也都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小偷明白,再不震慑住众人的话,怕是今天就走不了了。

个子高,身材壮又怎么了?只要是血肉之躯,就挡不住他的匕首!

小偷眼中凶光一闪,猛然从口袋里拿出了匕首,想要捅伤宁孤城,从而让别人都害怕的让开道路。

“啊!”

周围人纷纷惊叫,没想到小偷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少妇更是吓得捂住了自己孩子的眼睛,不敢让孩子看到接下来会发生的血腥一幕。

“啊……”

果然,惨叫声响了起来。

然而,当少妇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一幕,却不是宁孤城受伤流血,反而是小偷,捂着手腕,跪在地上疼的直打滚。

宁孤城,安然无恙,钱包,也出现在了宁孤城的手上,同时,小偷的匕首,也落到了宁孤城的手上。

“我说过,你敢拿出口袋里的东西,我就废你的手!”

宁孤城冷冷的开口道,随后,不理惨叫的小偷,眼神柔和的把钱包递给了少妇。

少妇拿着失而复得的钱包,不住的对着宁孤城点头致谢。

宁孤城笑了笑,摸了摸少妇怀中小孩子的头:“以后出门的时候注意点,不然真要是找不回来,你就该着急了。”

少妇莞尔一笑,感觉这个帅气的大男孩真是个好人。

而这时,小偷恶狠狠的声音,再一次传来了。

“你等着,混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我大哥他们会替我报仇的,你等死吧你。”

第2章 公交车上的脸红

小偷威胁的话让周围本来还看热闹的人,瞬间后退了起来,听这小偷的口气,明显是一个团伙啊,可别沾上了,到时候被报复可就惨了。

少妇脸上也变得有些惨白,他们只是普通人,如何不害怕这些犯罪分子的报复。

宁孤城嘴角微微冷笑,眼神中流露出如同刀锋一般的光芒。

“那你就来找我吧,我先废了你双手,看你以后怎么偷。”

说完,宁孤城手中本是属于小偷的匕首,被宁孤城瞬间扔了出去,目标,正是小偷的另一只手掌。

“啊……”

凄厉的惨叫声再一次的响起,小偷一只手腕被白玉打断,另一只手掌,则是被自己的匕首,牢牢的钉在了地面上。

水泥做成的地面,竟然被匕首这么简单的给穿透了,可见宁孤城的力气有多大,而这一手段,又有多凶狠。

小偷此刻再也不敢叫嚣,满脸恐惧的看着宁孤城,仿佛看到了魔鬼一样,而周围的人群,面对宁孤城,更是有了一种敬而远之的情绪。

这个人,太狠了,比小偷还要狠太多太多了。

做完这一切之后,宁孤城拿起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他,没有执法权,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怎么处理小偷,还是要交给警察来处理。

公交车终于到了,车上已经是密密麻麻的人了,站台上还有十几个人想要挤进去,然而,这一刻,却出现了这么一幕。

平时看到公交车就要蜂拥而上,挤破头的人群,此刻,却没有一个人敢挤进去,而是把目光看向了宁孤城,谁也不敢和宁孤城挤。

宁孤城也不在乎别人的目光,径自走向了公交车,只是在上去的那一刻,想到了抱着孩子的少妇,于是,便笑了笑道:“上来吧,你抱着孩子,不方便。”

少妇本来也被宁孤城的手段给吓住了,她就是一个普通人,哪里见过这么狠辣的场面,虽说心中感激宁孤城,但若说一点都不害怕,那才是骗人的。

如今宁孤城开口了,她除了老老实实顺从的上去,还能怎么做,更何况,她本来就有急事。

等她也抱着孩子上了公交车之后,其他人才开始一窝蜂的挤进去,相比留在这里看着凄惨的小偷,还是跟着虽然手段狠了点,但好像是好人的宁孤城一起上公交车更安全一点。

于是,本就拥挤的公交车,瞬间更加拥挤了起来,人挨人,人碰人,身体的接触,那是无法避免的,而少妇抱着孩子,就在宁孤城的面前,拥挤的,好像他们在拥抱一样。

其实,这也是宁孤城看人太多了,怕挤着孩子,才护着少妇的。

少妇也不算矮,将近一米七的身高,可面对一米八多的宁孤城,真好像是在宁孤城的怀里一样。

随着车辆颠簸行驶,宁孤城和少妇不可避免的身体碰触了起来。

而在这个时候,宁孤城才感觉到,少妇的胸前,是如何的波涛汹涌,一阵阵的柔软不时的触碰着自己的身体,宁孤城哪里有过这种香艳的体验,当时脸就有些红了。

别说他了,就算是少妇,此刻也有些脸红起来,离婚多年的她,早就忘了男人是什么滋味,一直忙于生活,没心思多想,但这并不代表她并不寂寞。

宁孤城英俊,强壮,帮她时候温柔,对待小偷时候的霸道,都在少妇的脑子中,简直就是完美的白马王子。

只是,自己终究只是有了一个孩子的离异少妇,怎么会配得上这个几乎完美的男人呢。

呸呸呸,自己想男人想疯啦,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少妇脸红的暗骂自己不害臊,可,宁孤城身上充满雄性气息的那种感觉,却让她感觉到迷醉,很是痴迷。

少妇不敢抬头看宁孤城,轻声道:“谢,谢谢你了,今天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宁孤城此刻也是脸色通红,脑海中想入非非呢,这个少妇真的很有味道,身材好的让人垂涎三尺,他一个正常男人,更是强壮无比无处发泄的正常男人,要是没有反应,才真是可悲了。

“啊,你说什么?”

宁孤城被少妇突然一句话说的,回过神来,赶紧开口询问,试图掩盖自己的尴尬。

少妇可不是没有经过人事的雏,一眼就看出了宁孤城的窘迫,当时少妇就笑了,这个男人,好可爱。

宁孤城越是这样,少妇反而还多了一种想要逗弄一下他的恶趣味。

“我说,谢谢你了。”少妇和宁孤城本来就几乎挨着,此刻更是把头伸向了宁孤城的耳朵,轻轻吐气。

宁孤城当时就脸红了,并且,毫不客气的身体起了反应,最可怕的是,他的下半身和少妇的下半身,还时不时的碰在一起,他起的反映,少妇明显是可以感觉到的。

宽松的迷彩裤,被宁孤城给撑起了一个帐篷,宁孤城尴尬的想把身子往后挪动,可他的前后左右到处都是人,想挪都没地方挪。

随着公交车一个颠簸,宁孤城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坚硬无比的东西,碰到了一个柔软的地方,这个地方,温暖,柔软,让他几乎不舍得离开。

好大,好硬,好烫。

少妇本来只想逗逗宁孤城,却没想到,宁孤城反应这么大,而且,宁孤城的东西触碰到她的身体的时候,一股久违的酥麻感,瞬间传遍全身,让她浑身发软,止不住的发出了一声娇喘声。

这个小坏蛋。

抱着孩子,又是公交车,大庭广众之下,少妇自己都害羞的不行了,可她身体很诚实的在告诉她,她渴望这个又大又硬的东西,哪怕,只是触碰,已经让她欲罢不能了。

两人都有些尴尬,就这样,随着车辆前进,不时的触碰着,却谁也没有在说话,颇有一种心照不宣的意思。

直到,车辆缓缓停下,到了一站之后,公交车上,不少人都下了车,当时就宽松了不少。

两人的身体触碰才暂停下来,宁孤城有些意犹未尽,少妇同样有些恋恋不舍,可总不能还这样吧,那真是不要脸了。

少妇当时颤抖的转过身,背对着宁孤城,实在是不敢在想了,再这样下去,她就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然而,下着雨的天气,公交车从来不会少了人,走了一波,自然又上来了另一波。

眨眼间,车厢内,再一次人满为患。

 

第3章 寻找未婚妻

 

而这次,虽然少妇背对着宁孤城,然而那圆满的曲线,却也正好对准了宁孤城不可描述的地方。

人潮一拥挤,宁孤城只感觉自己仿佛就进入了一片弹性十足的饱满之中,那饱满的感觉,带给宁孤城和少妇的感受,比刚才更甚,因为接触更紧密。

冤家。

少妇咬了咬嘴唇,说不上的复杂情绪,再一次的感受到强烈的刺激,她反而有种满足感。

宁孤城也是无奈了,想要解释什么,实在无从解释,而且,少妇好像也没有反感的意思,就这样吧,越描越黑。况且,的确很舒服。

两个人就这样,紧密的接触着,随着车辆晃动,人潮拥挤,而不停地越发激烈,少妇的身体已经开始有些无力,口中更是忍不住的发出轻微的声音。

公交车突然一个急刹,少妇软软的身体,有点站不住,惊呼了一声,宁孤城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少妇,却是直接把手放在了一片波涛汹涌之中。

而在想缩回手掌的时候,却已经缩不回来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和之前的接触不一样,这真有点像是耍流氓了,宁孤城尴尬的在少妇耳边轻声解释。

少妇当时就感受到了,只不过她知道宁孤城是好心罢了,但,宁孤城这一解释,口中的热气喷到她耳朵上的时候,让她真是酥痒难耐。

“没,没关系的。”

少妇脸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口中说出的话,更是几乎带着撒娇的口气,让她自己听了,都暗骂自己不要脸。

宁孤城以为自己听错了,随后才确定,自己没有听错,顿时就明白,少妇这是没有责怪自己,而且,她,好像也很享受。

很享受吗?

宁孤城下意识的捏了捏手掌中的柔软,他的手不小,却根本覆盖不住,只是,手感,真的很好,很软,很大。

少妇哪里受得了宁孤城这样,当时就脸红的开口道:“你,你别动。”

宁孤城不敢再动,尴尬的笑了笑。

手中有波涛汹涌,下面也在一片柔软弹性的覆盖之中,宁孤城这会简直像是在天堂,更何况,还是大庭广众之下,这种别样的刺激,真的,让他欲罢不能。

然而,幸福总是短暂的。

车辆再又过了两站之后,少妇终于到站了。

“我,我到站了。”少妇声音如同蚊蝇一般轻微,甚至,还有一丝不舍。可,到了就是到了,她要下车了。

本来没有必要和宁孤城说的,但她就是鬼使神差的说了出来,就好像一个妻子在对待丈夫一般。

车厢内的人群慢慢的下车,终于宽松了下来,可宁孤城和少妇还保持着最亲密的姿势,宁孤城没有动,少妇也没有催。

宁孤城听到少妇说到站了,最后只能恋恋不舍的收回手掌,同时在下面的抗议下,离开了那一片柔软。

很是有一股失落。

少妇同样有失落,缓缓转身,脸红的看了宁孤城一眼后,想说什么,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最终,抱着孩子,逃似的离开了车厢。

只是,在车辆再次启动之后,宁孤城看到了少妇,站在车辆下面,一直在望着公交车,望着他,他看出了,少妇眼神中的渴望和留恋。

他想,也许少妇是在等他,等他下车,或许他们真的有可能发生一点什么。

但,这只是偶然的艳遇,宁孤城,也不是色中饿狼,他有他的事情要做,他有他爱的人在等他。

又过了十多分钟,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宁孤城也到地方了,江州大学,这个他一直想来,却从没有来过的地方。

他没有第一时间去车站离开这里,是因为,江州大学,有一个他想见,对他很重要的人。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一起玩过家家的姑娘,也是他的女朋友。

想起这个人,宁孤城寒冷难过的心,就变得温柔了起来,当兵七年,和柳月见面的日子,寥寥可数,哪怕在柳月为了自己,考上了江州大学,自己这三年来,也只在柳月入学那一天见过一面,随后,就因为绝密任务,而从未在有过任何的联系。

军人,天职就是服从命令,为了国家的领土完整,为了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付出着常人所无法想象的艰辛和孤独,蛟龙特战队,是军人中的军人,其肩负的任务,更是重中之重,为了职责,有时候,只能舍小家为大家了。

有过愧疚,有过思念,有过痛苦,有过不舍,可最终,只能咬紧牙关,挺下来,走下去。

现在,宁孤城终于可以放下那背负在身的职责,好好的弥补曾经亏欠的人了。

三年没见了,不知道柳月见到自己会有多兴奋,应该很兴奋吧,当年她曾一直劝说自己离开军队,不想过一直分离的日子,如今,虽然不光彩的离开,但也算是实现了吧,她要是知道了,该有多开心呢?

对于祖国,对于人民,对于自己的职责,宁孤城付出了一切,毫无愧疚,如今,是时候好好弥补自己的家人和爱人了。

今后的日子,他想好了,在做完一些必须要做的事情之后,他就好好的陪伴着家人,和柳月结婚,生一堆娃娃,然后,再也不离开了。

想着想着,宁孤城站在雨中,脸上露出了笑容。

雨,越下越大了,宁孤城带着温柔的笑容,向江州大学走去,他还记得,柳月的宿舍楼在哪里,那是他亲自扛着行礼送过去的,想忘都忘不掉。

只是,刚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宁孤城突然停住了脚步,他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低头看着自己一身没有军衔的迷彩服,再看看自己的两手空空,露出了一丝无奈苦笑。

当兵七年了,柳月骂了自己多久了?

不懂得制造浪漫,不会买花买礼物讨女孩子欢心,不会甜言蜜语,简直就是一个榆木疙瘩。

宁孤城微微叹气,既然要改变,那就从头开始改变自己吧,她曾经想要的,自己全都给她,这是自己欠她的,更是因为自己爱她。

浪漫我懂,讨女孩子欢心我会,甜言蜜语?难道比上战场杀敌还难吗?

不是我不会这样做,而是以前,我是一名军人,我脑子里最重的,是保家卫国,是维护军人的形象。

现在,我已经脱下了军装,卸下了一身的责任,我可以为你们而改变了。

 

第4章 女生宿舍

 

想着想着,宁孤城露出了笑脸,转身离开了校门口,向着离这里不远的金店走去。

浪漫,惊喜,我给你,求婚够吗?钻戒够惊喜了吧。

柳月从小到大一直以来的梦想都是嫁给宁孤城,不少次或直接或试探的告诉宁孤城,她想要一个属于她的印记,还偶尔伸出自己手掌说什么,也不知道以后吃胖了,手指粗了之后,还能不能戴上戒指,说完,还会看向宁孤城。

而宁孤城呢,却只是笑笑,没有说过什么,他是特种部队的兵,执行的任务很多都是九死一生,他给不起这个承诺。

但现在,他可以了。

金店装修的很豪华,服务员也很热情,倒是没有因为宁孤城穿着一身迷彩服就流露出看不起的嘴脸,那种人毕竟还是少数,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宁孤城自身的气质。

买戒指,还是求婚戒指,宁孤城倒是想要给柳月买最好的,无奈囊中羞涩啊,最终,只是挑了一个七八千的钻戒。

不是他不舍得给柳月花钱,他现在银行卡里,还有十三万多,可这些钱,他不打算动用,当兵七年,他几乎没用过什么钱,工资也好,津贴也罢,全都寄给了家里或者寄给了伤残的战友。

而这次卡里的十三万多,绝大部分,他也要去送给,那个已经牺牲了的战友的家属,那是他的老班长,一把手把他带出来的,可以换命的兄弟。

如果可以,别说是钱了,命都可以给他。

七八千的钻戒,已经是宁孤城能够买的最好的钻戒了。

走出金店,宁孤城满足的笑了笑,柳月一定会惊喜的,她会开心的哭出来吗?应该会吧,毕竟,这是她一直梦寐以求的事情。

宁孤城没有想过戒指是不是太小,柳月会不会不高兴,没有这个想法,也不可能有这个想法,在他眼里的柳月,从来都是一个爱慕虚荣的人,只要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粗茶淡饭,也会露出幸福的笑容。

“小伙子,买花吗?送女朋友的吧。”

花店老板看着宁孤城站在各种花前挑花了眼,笑了笑,开口问道。

宁孤城第一次买花送人,有点窘迫的点了点头,道:“是送给女朋友的,我没有买过,也不知道送什么。”

“买玫瑰吧,女孩子都喜欢,代表了爱情。再加上几朵百合就更好了,寓意着你们百年好合。”

宁孤城也不懂这些,爽快的点头道:“行,那就听老板您的,就来玫瑰加百合吧。”

老板看宁孤城也不问价钱,不还价,也是高兴的不行。

“放心吧,小伙子,一定给你最好的玫瑰和百合,你这么爱你女朋友,一定很幸福,你们啊,一定会长长久久,百年好合的。”

十分钟后,宁孤城抱着一束百合玫瑰花束,口袋里放着求婚钻戒,撑着伞,带着期待的笑容,向着江州大学女生宿舍走去。

这一路上,宁孤城这别样的造型,还真是引起了不少女大学生的注意,当然,这些女孩子注意力更多的则是放在了,宁孤城英俊刚毅的脸上和身高上,至于其他的,自动忽略了。

简单的迷彩服,又是走路来的,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少爷。不过,长得帅啊。

很快宁孤城就在别人的目光中,走到了女生宿舍。

站在女生宿舍楼下,宁孤城拿出手机,拨打了柳月的电话。

电话响了,只是,却没有人接。

是不方便吗?

宁孤城没有多想,笑了笑,继续撑着伞站在宿舍楼前等着。

十分钟后,宁孤城又再一次拨打了电话。

电话依然是通的,只是,还是没有人接。

又过了十分钟,宁孤城再一次拨打电话,结果依然是没有人接。

宁孤城微微皱眉,是没有带手机吧,没关系,自己等着就是了,总会回来的。而且,这也能代表自己的诚意吧,突然之间看到自己,比打电话可惊喜多了。

换做别的男人恐怕早就不耐烦了,宁孤城却没有一丝不耐烦的样子,反而会想着给柳月更大的惊喜,谁能说他不是个好男人呢。

宁孤城一直认为,从自己当兵以后,柳月等了自己七年,那自己别说等她半个小时,就是等个一天一夜又如何呢,这是他欠她的。

雨下的越来越大,宁孤城撑着伞,衣服倒是没有淋湿,不过鞋子,却是早已经被雨水打湿了。

而他,已经在女生宿舍楼前,站了足足半个多小时,身体笔直,一动不动,仿佛站军姿一样,这,已经引起了女生宿舍不少人的注意。

很多人,都看到了,一个英俊潇洒的男生,撑着伞,抱着玫瑰花,笔直的站在女生宿舍楼前,好一幅好男人的样子。

在宁孤城看不到的地方,女生宿舍三楼的一个窗户前,两个女孩趴在窗户上,看着楼下的宁孤城,也在谈论着。

“哇,你们看到没,已经站在这里半个小时了,我刚刚回来的时候,还看到他的脸了,长得好帅的,又是这么痴情,下这么大的雨,真不知道是等谁呢,怎么忍心就让他一直站在雨中嘛。”一个戴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女孩,一脸羡慕的看着楼下的宁孤城,犯起了花痴。

“你个小花痴,要不然,你下去问问,不行直接收了他就是。”另一个女孩对着眼镜女孩,笑道。

“你才是花痴呢,我只是有点替他心疼罢了,这么大的雨,如果是等我,我一定会感动的。”

两个女孩正在说着的时候,宿舍门推开了,一个身材高挑,长相清纯的女孩抱着书本走了进来。

一进门,这女孩就直接开口说道:“你们看到楼下那个人没,有没有感觉眼熟?”

两个女孩顿时一脸茫然。

“眼熟?不可能吧,这么痴情这么帅的男生,如果我们见过,怎么会不记得呢。若雪姐,你不会也是犯花痴了吧,喜欢上这个男孩了?这可不像你啊,咱们江大有名的冰山大美人,也会对男人动心?”

被叫做若雪的女孩,白了两个女孩一眼,皱眉道:“不是的,我是真感觉眼熟,特别是他这一身迷彩服,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一样。”

“好啦,若雪姐,就算我见过你都不一定见过,你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主,对男生的免疫力简直超强,校草长什么样你都可能不记得了,怎么会记得一个陌生人嘛,不过话说回来,柳月和江大少出去玩两天了,还没回来吗?我还等着她带好吃的给我呢。”

“就知道吃,也不怕吃胖了没人要,放心吧,江大少这么大气的人,哪次和柳月姐出去玩,不给我们带好吃的呀,说来也是,咱们宿舍零食都断粮了,就等着柳月姐回来补充粮草呢。”

两个女孩嘻嘻哈哈的说笑着,一点都没注意,若雪的脸色有些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