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这样同美国谈外交的,仅他一人!

领袖不是自封的,崇拜也不是盲从的,都要经过历史的检验。

  

对付美国,开国领袖毛主席给咱们做出了杰出的榜样。学习毛主席,对付美国人。咱别的不说,就说朝鲜战争,我们叫抗美援朝。毛主席是文戏武戏唱的都漂亮。看文戏了嘛,该谈谈,武戏,打!

  

尤其朝鲜战争第二战役,主席拿出了几十年打仗的绝活,第一战役完胜之后我军主动撤退了,麦克阿瑟不明白,哪有打胜了往回跑的?不讲民主嘛,开会讨论,麦克阿瑟灵机一动,一拍大腿:不是中国军队后期给养跟不上了吧?追!下令追。

这一追不要紧,掉进了毛主席给他做的大口袋里,这口袋有多大?能装36000人。其中包括24000美军,美国陆军最精锐部队第八集团军,司令官沃克上将,三星,上面许他了,这战不管胜不胜,回去四星,而且号称美军的巴顿,可以看到这个人可能是当时美军准备把他作为领军人物。可惜,在逃跑途中,他的指挥车翻进山沟给摔死了!第二天,美国报纸大黑框“今天是美国陆军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总统杜鲁门急眼了,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其实杜鲁门这个人特文气,小背头,金丝眼镜,急了把眼镜一扔:“要对中共军队使用一切武器!”有记者问:“请问:包括原子弹吧?”他把眼镜一摘:“你听懂了吗!一切,懂吗!”你跟记者急犯得着嘛。可见受刺激之深。

过两天,看见报纸登了,应麦克的请求,26颗原子弹运抵朝鲜海域附近,先在平壤投放,投放成功后,将在北京投放。一时间,中国人民的头上有美国原子弹的威胁。原子弹在日本投了两颗,厉害。

这个消息传到北京的时候,正在召开最高国务会议,毛主席正在主席台上坐着呢,秘书满脸苍白,神秘兮兮,主席,绝密看看。主席当时一看,说:“念,给大伙念!”最高国务会议都是些什么人,部长以上干部,各民主党派都在那坐着,这一念,鸦雀无声。紧张,原子弹来了。

毛主席啪一拍桌子站起来了,说了一句在今天听来都掷地有声的话!:“你打你的原子弹,我打我的手榴弹,最后我一定战胜你!看到了吗,啥叫纯爷们,这就叫纯爷们!五次战役一结束,乃至到朝鲜战争结束,老美也没敢给咱扔原子弹。

  

到了越南战争,中国告诉它:你不许越过北纬17度线,越过我就出兵!他就没敢过。那一回就够了,知道毛主席说话算话,真打!咱们刚建国,什么也没有,真是,精神的力量不可战胜!毛主席的儿子都上去了,咱还怕什么!领袖带头了!你非说毛岸英是镀金去,你怎么不把你儿子送去镀金呢?!说话得有良心对不对?这是武戏,文戏毛爷唱得更叫漂亮。我深深为此感到自豪!

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没来之前先打来三招。

第一招:美国总统没有到一个没有外交关系的国家访问的先例,让我来得请我来。毛主席说:我没请他,我得实事求是,不好意思可以别来嘛!他得来,他找咱来的。最后,《中美联合公报》是这么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获悉美利坚合众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先生有访华意向,故发出邀请。”

第一招败了,第二招:美国总统到世界各地访问为了安全起见,得坐总统防弹轿车,得乘美国空军一号,否则不安全。毛主席说了:在中国,安全问题不是他该考虑的,到这来,就得坐中国汽车,乘中国飞机,怕死,怕死别来啊!涉及原则问题,毛主席毫不含糊。

第三招又出来了:美国总统到世界各地访问,那得电视现场直播,美国人民得看,“电视直播系统”有吗?没有。他知道中国没有:没事儿我送你一套,不就几百万美元嘛。毛主席说:我们这么大国家不用你送,我们买得起,打听打听去哪买?一打听,美国出,日本出。主席说:去美国买去。采购人员带着支票去了。美国一看,送你一套不要,涨价,翻番涨。钱不够,给国内打电报,希望通过外交途径斡旋。啥“斡旋”,不就讲价嘛。主席讲了:“咱们这么大国家不划价,有钱!要多少钱给多少钱!”

大国跟你划那价,掉价!有人说:你看,毛泽东不讲经济。其实,毛泽东太懂经济了!设备采购回来了,调试好了。美国总统先遣组长黑格准将很满意:这设备为我们的总统访华购置了?购置了,按国际惯例得出租金!啊对,多少钱?好说,我们多少钱买的,你就出多少钱租吧。他傻眼了。这既维护了民族尊严,又白得一套设备。

就这样,先过三招,美国招招败。后面的更精彩。

2月21日11点半,美国总统专机在北京机场降落,开始了历史性的跨越。11点半来的,正是饭口。尼克松为了吃中国饭,练了3个月筷子。吃完狗不理包子,他要睡午觉。澡盆里的水放好了,准备往里跳了,基辛格来了,说:总统阁下,澡洗不成了,毛泽东主席要见你。尼克松当时脸就翻了:什么?我是世界上最强大国家的总统,毛要见我也不事先通知!

基辛格当时脸色也不大好看:毛泽东主席见外宾从来不事先通知。这么说你见不见吧,你要不见我不能保证此行还能见到他。那时到中国要不见毛主席属于访问失败。法国戴高乐去世前最大遗憾就是没有见到毛泽东,也是最后遗憾。看《戴高乐传记》都有写着。

毛主席晚年身体不大好,中央规定每年会见20个外宾,多一个,列入下年计划。

尼克松想了想,说:去吧去吧,赶紧去吧。穿戴好,临去还差点儿自信,问基辛格:“亨利,你看我这件衬衣颜色毛会喜欢吗?”

一进中南海又愣住了,这么冷清,新华门就4个卫兵,没人理他。在书房会见,一见面握手寒暄,落座。尼克松特直率地说:主席阁下,我们这次来华的目的,想跟您探讨一下美中两国咱们共同抗衡苏联。单刀直入!

毛主席一笑,用手指一指身边的周恩来:“这些小事你去同他谈,我只同你谈哲学问题。”哲学是大学问,尼克松听不懂,他在传记中写道:“我云山雾罩般地听毛跟我谈了一小时十五分钟的哲学,我百思不得其解,但毛的风采,毛的睿智已经征服了我,站在他的面前,我不敢说半句假话,像犯了错误的小学生站在严厉的先生面前那样,因为毛智慧的双眼仿佛把我看透。”

临告别时,尼克松的姿势都变了,右手握着毛主席的右手,左手搀着毛主席的胳膊肘!后来,他在书里写道:“这里既没有爱丽舍宫的辉煌,也没有克里姆林宫的威严,但毛书房从地板一直到天花板的书仿佛要把我压垮,我知道,这是中国五千年文化的浓缩。”

中美之间真正的较量是在台湾问题上。

通过艰苦谈判,2月25日中美双方草签了《上海公报》。26日,周恩来陪尼克松去杭州游玩。到了晚上,美方找事儿。基辛格找到中国副外长乔冠华:“乔,我们国务院专家研究的公报,发现我们吃亏了,我们提出修改。”请问:“哪儿修改?”基辛格:“100多处啊。”乔冠华当时头都大了:“这我可做不了主,我请示周恩来总理。”赶紧赶到周总理驻地,周总理说:“这事我也定不了,得请示主席。”

电话打到主席卧室是27日凌晨1点零5分,主席听完周总理的汇报之后略一思考,说了如下的话:“鉴于他是有勇气访问中国的第一个美国总统,我们可以适当照顾他。但是,在台湾问题上一个字都不能动!动一个字他就空手回去!”

这边周总理担心了:那就不签了?主席又说了一句:不要担心,要知道美国人比我们更需要这份公报。毛主席把美国都研究透了。当中方把最高领导层的意思通知美方后,美方最终回复:既然台湾问题不能动,别的地方修改没有意义。最后就象征性地修改了一两处。

27日上午,中美双方在上海签字;下午,尼克松经日本飞回美国。在太平洋上空,他翻看同毛主席谈话的笔记,突然感悟:当初不懂的那些东西,恰恰成了《上海公报》每一段开篇的话。

他说:“我突然发现,毛泽东虽然年事已高,而且重病缠身,但他仍然牢牢地把握着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