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粹如何玩残一个国家?

 

民粹主义(Populism,可译为平民主义)是在19世纪的俄国兴起的一股社会思潮,其基本理论包括:极端强调平民群众的价值和理想,把平民化和大众化作为所有政治运动和政治制度合法性的最终来源;主张依靠平民大众对社会进行激进改革,并把普通群众当作政治改革的唯一决定性力量;通过强调诸如平民的统一、全民公决、人民的创制权等民粹主义价值决定国家重大事务。
  
民粹主义在现代有多重表现形式:
  
一是国家主义,以外来因素解释国内危机,以对付外来威胁为理由抑制国民自由,把本民族或国家的传统价值与普世性的人文价值相对立,并以弘扬前者为旗号来抵制后者,对“大国光荣”的回忆与民族、国家间关系上的历史旧账重提,都成为它凝聚“民众”的手段。
  
二是极端平民主义以穷人的是非为是非,“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常常打出“人民”的旗号否定精英在社会发展中的作用。
  
三是非理性主义,反映在政治上就是排斥程序化政治,推崇卡里斯马型政治,热衷诉诸暴力,热衷于推翻、革命。只要称之为“革命行动”,哪怕杀人放火,也是正义。
  
四是极端平均主义,要求“均贫富”,实现财富均等。“同样是人,有人富甲天下,有人一贫如洗,这太不公平了!”民粹主义注重的不是起点平等即机会均等,而是结果均等,因此不惜以无偿没收等暴力手段实现均富目标。
  
五是道德至上主义,而且认为道德只存在于底层大众之中,“群众运动是天然合理的”,底层大众的裁决就是正义。民粹主义者鼓吹革命道德高于法律,高于程序。
  
这其中,人们最常见到的就是极端平均主义。因为贫富差距是普遍存在的,也是普通民众最痛恨的。反过来,消除贫富差距,让底层老百姓过上好日子,也是收拢民心、获取民意最直接、最有效的手段。因此,几乎所有靠民粹治国的人,都会从均贫富入手。
  
正因为如此,民粹主义,往往与左翼思潮有着天然的、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一点,在拉美各国表现的最明显。
  
一个反讽的局面是,虽然民粹主义追求社会平等,但它却更容易走向“强人政治”甚至“独裁政治”。可以说,民粹主义有滑向民粹专制的天然倾向。
  
这一点并不难理解。
因为,民粹主义往往需要一种“人格化的力量”去唤起和表达,往往需要一个“孤胆英雄”式的人物去树立一个“反叛”的旗帜,营造一个“孤胆英雄引领民众振臂高呼”的戏剧化场景。无论是查韦斯、普京、埃尔多安、穆加贝,或美国的川普或桑德斯,都试图树立自己“孤胆英雄”的形象。
  
典型的例子就是委内瑞拉的查韦斯。
最近全球媒体都在报导委内瑞拉的动荡。一个比较富裕的国家,能在短期内变得民不聊生、一贫如洗,从天堂到地狱,只花了短短十几年到二十多年。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查韦斯搞的的“21世纪社会主义运动”,本质就是一种民粹主义,不过披上了一个貌似高大上的外衣罢了。
查韦斯上台后首先做的是对外政策上坚决反美,对内政策上则采取了被广大人民群众拍手称快的三个爱国大招。
第一招:国进民退
委内瑞拉是典型的国进民退失败案例,其做法是将国家的资源集中在政府官僚们手中。委内瑞拉政府的国有化进程非常迅速,在钢铁、铝工业、国有旅馆建筑、造船等领域大肆扩张,建立中央集权的国有企业。同时,政府实施严格的价格控制,结果导致政府赤字大幅度增长,债台高筑。
第二招:劫富济贫
2011年初,委内瑞拉政府颁布了新规定来对付石油公司的“暴利”:当油价超过70美元每桶时,企业须将超额收入的80%交给政府;当油价超过80美元每桶、90美元每桶时,上交比例分别达90%和95%。
查韦斯政府的这些作为导致委内瑞拉石油产业的投资和产量都出现了严重下降,被查韦斯打压得喘不过气来的私人资本纷纷出逃,而国企的效率极度低下。联合国的数据显示,尽管在油价持续上涨的年份中,委内瑞拉自1999年起的累积经济增长率在南美洲七大经济体中最低。
查韦斯自称为人民的领袖,在食品越是短缺,政府却越是热衷于价格管制,甚至为12种“基本食物”制定了最高价格,严禁涨价。政府还热衷于在一些“贫民社区”的连锁超市中提供廉价商品,这里每一件商品包装上都印着“宪法保障人民的权利”的字样。当然,并非每一个委内瑞拉人都有幸成为这里的“人民”。
第三招:闭关锁国
委内瑞拉的主要做法是限制国际贸易和打压外资。查韦斯做了两件事:将石油放出去让国外资本投进来;将石油收回来让国外资本滚蛋。另外,该国实行玻利瓦尔社会主义实践,可以用简单一句话概括:只要是美国支持的,他们就反对;只要是外国资本掌控的,他们就没收。
可以说,现在的委内瑞拉还在为查韦斯的政策失误买单,而国家已经元气大伤,一蹶不振了。
  
拉丁美洲的民粹主义历史悠久,早在委内瑞拉的查韦斯之前,还有一个典型的例子,这就是阿根廷的贝隆。
  
如果要在政治人物中挑选出一个“满怀好心却办了错事”的典型,那么贝隆就是最好的例子。
  
贝隆出身于农民家庭,是一名职业军人,1946年当选阿根廷总统。由于出身于社会底层,贝隆对底层的无产阶级人民一直怀着深厚的感情,一心想要建立一个更加平等的阿根廷,维护工人阶级的利益。
  
1946年,贝隆当选阿根廷总统。他觉得施展自己抱负的时刻到来了,开始对阿根廷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在贝隆上台之前的阿根廷,通过自由贸易赚取财富。虽然造成了一定的贫富差距,但总体上阿根廷人过得不错,欧洲人形容一个人有钱就会说“富得像个阿根廷人”。但是贝隆敌视国内外的资本家,认为他们压榨了工人的血汗,应当对资本家进行驱逐或课以重税,保护工人的利益。所以,他一上任就强硬支援建立劳工同盟,增强工会的力量,并为工人大幅度提高工资,发放福利。他上任之后不久,阿根廷的工人就得到了一年发放13个月工资的待遇。
 
工人们自然是高兴了,贝隆想要的社会公平也达到了。然而问题就在于,高福利是要用金钱来支撑的,钱从哪来?贝隆采用的是杀鸡取卵的做法。
他没收了英美两国在阿根廷的大部分资产,将其收归国有;拒绝偿还阿根廷曾经欠下的外债,进行赖账;对国内的资本家征收重税,用来给工人发放高福利;采取闭关锁国的做法,制造贸易壁垒,征收高额关税。短期之内,这些做法取悦了工人阶层,为贝隆赢得了更多的支援。但是从长远来看,这些做法都给阿根廷经济带来了致命的伤害。
  
没收外国资产、拒绝偿还外债无疑是在透支国家信用,以后谁还敢轻易到阿根廷投资?而最为愚蠢的就是高额的关税了,阿根廷原本就是一个非常依赖出口贸易的国家,贝隆政府的高关税政策使阿根廷的农产品在国际市场上毫无优势,出口额迅速下降,国民收入严重缩水。
  
这些恶果很快就显现了出来。任凭贝隆把自己关于社会公平的理想说得多么动听,阿根廷的民众能看到的事实却是:国民经济恶化了,自己的收入下降了。可是民众依然固执地要求继续维持高福利,尽管他们知道这种高福利并不符合当时的经济状况。为了挽回民众的支援,贝隆竟然选用了一个更加愚蠢的方案:开动印钞机,大量加印钞票。
  
稍微有经济学常识的人都知道,这种做法必然会导致严重的通货膨胀。抱薪救火,于事无补。贝隆怀着一片好心,把阿根廷搞得一塌糊涂。
  
1955年,贝隆在一场军事政变之后被迫下台,然而他对阿根廷经济所造成的伤害已经无法弥补。此后的阿根廷,无论是哪个党派,想要获得选票都需要讨好选民,因此贝隆时期的高福利高关税政策都得到了保留,经济弊端也丝毫没有得到改善。
  
1989年,阿根廷的通货膨胀率再爆新高,3300%!阿根廷从此一蹶不振。如今的阿根廷,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发展中国家,留给世人的普遍印象就是足球和牛肉,其中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个至今让人津津乐道的美女总统贝隆夫人,美国影星麦当娜曾扮演过她。
“均贫富”是不会让一个国家真正走向文明和富强的。
  
一定程度的均贫富有利于社会稳定,但把均贫富推向极致,企图彻底消除贫富差距,这种做法表面看起来对穷人有益处,但会彻底摧毁一个国家的经济与社会体制,结果就是把少数富人也变成穷人,最终导致全社会在更大程度上的普遍贫穷,“均”是“均”了,但都成了穷人,而穷人们甚至比以前更穷了。
  
沉迷于各种主义的争斗与纠缠,一个国家只能停滞不前。一句话:少一点争论,多干点实事,财富从来不会从天上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