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出现一个新词“轻龄”,发给大家见识见识!

 

麻雀答道:“我的兄弟在小吃一条街上,被……被……嗯,我不说你也应该知

如觉

如觉得文章不错,请把它放到你的圈子里!点右下方【❀好看】可能您的朋友也需要!谢谢

如觉得文章不错,请把它放到你的圈子里!点右下方【❀好看】可能您的朋友也需要!谢谢

得文章不错,请把它放到你的圈子里!

如觉得文章不错,请把它放到你的圈子里!点右下方【❀好看】可能您的朋友也需要!谢谢

 

点右下方【❀好看】可能您的朋友也需要!谢谢

 

道,和那些惨死的弟兄们对比,我可算得上九死一生了。”

“麻雀兄弟,你的兄弟怎么啦?你不说我可不知道啊。”

“哎,和你老实说吧,他们被,被小吃一条街上的小贩们放到烤板上烧死了。哎,人类真是太残酷,我们与人类和平相处,他们却要把我们烧烤着吃了。”

“是啊,地球是人类和动物共同的家园,人类比任何动物都聪明,他们更应该懂得与其它动物友好共存。”米恩与麻雀一起发了一些感慨后,便和麻雀告别。

米恩往前走着,一股香味把他引到了小吃一条街。哇,这里的人可真多啊,小贩们的摊位一字摆开,人们想吃的东西着实不少,有烤羊肉串,有烤野麻雀,有烤鱼片,还有糖水果、麻花、苞米花……

米恩买了一串烤马肉串,刚想吃,突然一惊,想:我吃我的动物兄弟的肉干嘛?口里还念念有词地说:“阿弥佗佛”,于是米恩把马肉串扔了,买了一碗臭豆腐,吃了一口,“哇,真好吃啊,不比人们吃的北京烤鸭肉逊色嘛。”米恩自言自语道。接着他又在小吃一条街上逛了逛,觉得不再需要吃什么,便走到了庙会的另外一条街上,这里有耍猴戏的,有卖唱的,有卖小玩具的,还有一些专门吸引小孩子们玩的把戏,米恩觉得很无聊,唯一让他觉有点意思的是用气枪打气球,于是他便玩了两局,竟然百发百中,摊主央求道:“你别玩了,我不干了,我不收你的钱,你快走吧。”米恩得意地走了。

为了奖励自己,米恩决定去看一场婺剧。婺剧表演的是《杨家女将》。台上的演员表演得热火朝天,台下的观众看得如痴如醉。米恩觉得金华的婺剧又吹又唱又打又跳的,很有意思。米恩还去看了马戏、金华斗牛以及观看了一群老太太打腰鼓。

接着米恩来到了最南边的金华房地产展区,米恩想古老的庙会里有了这些新颖的“高楼大厦”,肯定很有风景,米恩这样想着就走了进去。米恩对展位上摆放的一些关于金华的新旧照片很感兴趣,看了照片,米恩感慨金华这几年的发展真大。

走出了房展室,米恩混到了赶庙会的越来越多的人群里,突然发现在人群里有两位衣着与众不同的老者。米恩便走到了两位老者面前向他们请安。两位老者乐呵呵地说:“逛庙会的人成千上万,只有你发现了我们,算是有缘分呐,我们这就带你到我们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游玩一番。”说着一位老者拿出袖中的仙杖,对着米恩轻轻一指,米恩就像长了翅膀般和两位老者一起飞了起来。

离开了庙会不远,米恩发现了一座桥,仔细一看,桥上写着“二仙桥”三字。米恩问老者道:“这是哪?”“这是我们当年给老百姓治病赠药的地方。”“当年是什么时候?”“晋朝。”

米恩猛地睁开眼睛问道:“莫非二位是被人们称为皇大仙的皇初平、皇初起?”两位老者点点头,笑而不答。他们继续往前飞,转眼上了金华山,在一块小山头上停了下来,其中一位老者说:“这就是我哥哥放羊的地方。”接着他把哥哥放牧羊的故事讲了一遍。这两位老者正是皇初平、皇初起。

哥哥皇初平原来是个牧羊童,他赶着一群羊到处放牧,后来他把羊赶到了金华北山,金华山上,到处都是绿油油的青草和茂密的松林。他把羊赶进山之后,就让羊自由自在地吃草,自己则采松子当饭吃。

他发现山下的老百姓淳朴善良,但得了一种怪病,却没有钱医治。于是,便找来了一些关于医学的书,认真地学了起来,不久他便成了一个好医生,给山下的老百姓治好了怪病。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好多年没有回家了,弟弟皇初起,几番周折,终于在北山里找到了他,问哥哥:“这么多年没有回家了,你在这里做什么?”

哥哥笑着说:“我在这里放羊啊。”弟弟看遍了山前山后,也看不到羊,便问:“你的羊呢?在哪啊?”哥哥说:“羊在山上啊。”弟弟再看了看山上,只看到了一堆堆乱石,又问:“我怎么看不到呢?”于是哥哥使劲向山上喊了三声:“羊快出来,羊快出来,羊快出来!”顿时,对面山上的乱石全变成了羊,还有几只羊冲着弟弟顽皮地咩咩叫了几声。

两位老者又带米恩来到了炼丹山,这是皇初平、皇初起采药、炼丹的地方。米恩站在炼丹山上,眯着小眼,看了看炼丹山,只见得:山的西南侧是百尺石崖,崖缝间还长着几棵古松,东、南、北边尽是些小山环抱,常绿的树林郁郁葱葱,虽然还未到春时,这里却鸟语花香,朦胧见满山云雾缭绕,似烟非烟,似雾非雾。米恩思忱了半天,问两位老者:“这缭绕的烟雾,莫非是二位仙人留下的仙风道气?”二位仙人听后哈哈大笑。

接着,两位老者又带米恩观看了他们当年曾经下过棋的石棋盘;还带米恩参观了两位老者当年在这里为老百姓讲解医道的金华观。

米恩还想了解更多关于两位仙人的故事,看看更多关于两位仙人留下的风景。可是,两位老人看了看天空,慈祥地对米恩说:“小朋友,时间不早了,你应该回家了。”说着一位仙人又拿出了仙杖,对着米恩轻轻一指。霎时间,米恩想做梦般又回到了花木城,乘上了不再免费的去往金华汽车东站的公交车,座在公交车上,米恩想:这次来赶仙桥庙会真有意思。

却说仙桥庙会通过电视广告,大街小巷横幅的宣传,使谁都得知了这个仙桥庙会。

老鼠米恩也听说了这事,于是,他便离开了爸爸妈妈,独自来到金华,随着拥挤的人群,来到东站,乘上免费的公交车,在花木城站下了车。

米恩跟着人们来到了售票处,他刚买了一张3元的门票,就被人群挤进了花木城内。

他走着走着,看到了很多树木,这些小花小草,都有它们自己的小名片。

米恩一路欣赏着美景,也不看前面,迎面走来一只小麻雀,便和他碰上了,米恩被那只麻雀碰得连连后退,麻雀也被米恩撞得向后飞了一米。麻雀露出了惊慌失措的表情,眼睛下面的面颊上挂着泪水。米恩问道:“麻雀兄弟,你为何如此伤心?”

麻雀答道:“我的兄弟在小吃一条街上,被……被……嗯,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和那些惨死的弟兄们对比,我可算得上九死一生了。”

“麻雀兄弟,你的兄弟怎么啦?你不说我可不知道啊。”

“哎,和你老实说吧,他们被,被小吃一条街上的小贩们放到烤板上烧死了。哎,人类真是太残酷,我们与人类和平相处,他们却要把我们烧烤着吃了。”

“是啊,地球是人类和动物共同的家园,人类比任何动物都聪明,他们更应该懂得与其它动物友好共存。”米恩与麻雀一起发了一些感慨后,便和麻雀告别。

米恩往前走着,一股香味把他引到了小吃一条街。哇,这里的人可真多啊,小贩们的摊位一字摆开,人们想吃的东西着实不少,有烤羊肉串,有烤野麻雀,有烤鱼片,还有糖水果、麻花、苞米花……

米恩买了一串烤马肉串,刚想吃,突然一惊,想:我吃我的动物兄弟的肉干嘛?口里还念念有词地说:“阿弥佗佛”,于是米恩把马肉串扔了,买了一碗臭豆腐,吃了一口,“哇,真好吃啊,不比人们吃的北京烤鸭肉逊色嘛。”米恩自言自语道。接着他又在小吃一条街上逛了逛,觉得不再需要吃什么,便走到了庙会的另外一条街上,这里有耍猴戏的,有卖唱的,有卖小玩具的,还有一些专门吸引小孩子们玩的把戏,米恩觉得很无聊,唯一让他觉有点意思的是用气枪打气球,于是他便玩了两局,竟然百发百中,摊主央求道:“你别玩了,我不干了,我不收你的钱,你快走吧。”米恩得意地走了。

为了奖励自己,米恩决定去看一场婺剧。婺剧表演的是《杨家女将》。台上的演员表演得热火朝天,台下的观众看得如痴如醉。米恩觉得金华的婺剧又吹又唱又打又跳的,很有意思。米恩还去看了马戏、金华斗牛以及观看了一群老太太打腰鼓。

接着米恩来到了最南边的金华房地产展区,米恩想古老的庙会里有了这些新颖的“高楼大厦”,肯定很有风景,米恩这样想着就走了进去。米恩对展位上摆放的一些关于金华的新旧照片很感兴趣,看了照片,米恩感慨金华这几年的发展真大。

走出了房展室,米恩混到了赶庙会的越来越多的人群里,突然发现在人群里有两位衣着与众不同的老者。米恩便走到了两位老者面前向他们请安。两位老者乐呵呵地说:“逛庙会的人成千上万,只有你发现了我们,算是有缘分呐,我们这就带你到我们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游玩一番。”说着一位老者拿出袖中的仙杖,对着米恩轻轻一指,米恩就像长了翅膀般和两位老者一起飞了起来。

离开了庙会不远,米恩发现了一座桥,仔细一看,桥上写着“二仙桥”三字。米恩问老者道:“这是哪?”“这是我们当年给老百姓治病赠药的地方。”“当年是什么时候?”“晋朝。”

米恩猛地睁开眼睛问道:“莫非二位是被人们称为皇大仙的皇初平、皇初起?”两位老者点点头,笑而不答。他们继续往前飞,转眼上了金华山,在一块小山头上停了下来,其中一位老者说:“这就是我哥哥放羊的地方。”接着他把哥哥放牧羊的故事讲了一遍。这两位老者正是皇初平、皇初起。

哥哥皇初平原来是个牧羊童,他赶着一群羊到处放牧,后来他把羊赶到了金华北山,金华山上,到处都是绿油油的青草和茂密的松林。他把羊赶进山之后,就让羊自由自在地吃草,自己则采松子当饭吃。

他发现山下的老百姓淳朴善良,但得了一种怪病,却没有钱医治。于是,便找来了一些关于医学的书,认真地学了起来,不久他便成了一个好医生,给山下的老百姓治好了怪病。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好多年没有回家了,弟弟皇初起,几番周折,终于在北山里找到了他,问哥哥:“这么多年没有回家了,你在这里做什么?”

哥哥笑着说:“我在这里放羊啊。”弟弟看遍了山前山后,也看不到羊,便问:“你的羊呢?在哪啊?”哥哥说:“羊在山上啊。”弟弟再看了看山上,只看到了一堆堆乱石,又问:“我怎么看不到呢?”于是哥哥使劲向山上喊了三声:“羊快出来,羊快出来,羊快出来!”顿时,对面山上的乱石全变成了羊,还有几只羊冲着弟弟顽皮地咩咩叫了几声。

两位老者又带米恩来到了炼丹山,这是皇初平、皇初起采药、炼丹的地方。米恩站在炼丹山上,眯着小眼,看了看炼丹山,只见得:山的西南侧是百尺石崖,崖缝间还长着几棵古松,东、南、北边尽是些小山环抱,常绿的树林郁郁葱葱,虽然还未到春时,这里却鸟语花香,朦胧见满山云雾缭绕,似烟非烟,似雾非雾。米恩思忱了半天,问两位老者:“这缭绕的烟雾,莫非是二位仙人留下的仙风道气?”二位仙人听后哈哈大笑。

接着,两位老者又带米恩观看了他们当年曾经下过棋的石棋盘;还带米恩参观了两位老者当年在这里为老百姓讲解医道的金华观。

米恩还想了解更多关于两位仙人的故事,看看更多关于两位仙人留下的风景。可是,两位老人看了看天空,慈祥地对米恩说:“小朋友,时间不早了,你应该回家了。”说着一位仙人又拿出了仙杖,对着米恩轻轻一指。霎时间,米恩想做梦般又回到了花木城,乘上了不再免费的去往金华汽车东站的公交车,座在公交车上,米恩想:这次来赶仙桥庙会真有意思。

却说仙桥庙会通过电视广告,大街小巷横幅的宣传,使谁都得知了这个仙桥庙会。

老鼠米恩也听说了这事,于是,他便离开了爸爸妈妈,独自来到金华,随着拥挤的人群,来到东站,乘上免费的公交车,在花木城站下了车。

米恩跟着人们来到了售票处,他刚买了一张3元的门票,就被人群挤进了花木城内。

他走着走着,看到了很多树木,这些小花小草,都有它们自己的小名片。

米恩一路欣赏着美景,也不看前面,迎面走来一只小麻雀,便和他碰上了,米恩被那只麻雀碰得连连后退,麻雀也被米恩撞得向后飞了一米。麻雀露出了惊慌失措的表情,眼睛下面的面颊上挂着泪水。米恩问道:“麻雀兄弟,你为何如此伤心?”

麻雀答道:“我的兄弟在小吃一条街上,被……被……嗯,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和那些惨死的弟兄们对比,我可算得上九死一生了。”

“麻雀兄弟,你的兄弟怎么啦?你不说我可不知道啊。”

“哎,和你老实说吧,他们被,被小吃一条街上的小贩们放到烤板上烧死了。哎,人类真是太残酷,我们与人类和平相处,他们却要把我们烧烤着吃了。”

“是啊,地球是人类和动物共同的家园,人类比任何动物都聪明,他们更应该懂得与其它动物友好共存。”米恩与麻雀一起发了一些感慨后,便和麻雀告别。

米恩往前走着,一股香味把他引到了小吃一条街。哇,这里的人可真多啊,小贩们的摊位一字摆开,人们想吃的东西着实不少,有烤羊肉串,有烤野麻雀,有烤鱼片,还有糖水果、麻花、苞米花……

米恩买了一串烤马肉串,刚想吃,突然一惊,想:我吃我的动物兄弟的肉干嘛?口里还念念有词地说:“阿弥佗佛”,于是米恩把马肉串扔了,买了一碗臭豆腐,吃了一口,“哇,真好吃啊,不比人们吃的北京烤鸭肉逊色嘛。”米恩自言自语道。接着他又在小吃一条街上逛了逛,觉得不再需要吃什么,便走到了庙会的另外一条街上,这里有耍猴戏的,有卖唱的,有卖小玩具的,还有一些专门吸引小孩子们玩的把戏,米恩觉得很无聊,唯一让他觉有点意思的是用气枪打气球,于是他便玩了两局,竟然百发百中,摊主央求道:“你别玩了,我不干了,我不收你的钱,你快走吧。”米恩得意地走了。

为了奖励自己,米恩决定去看一场婺剧。婺剧表演的是《杨家女将》。台上的演员表演得热火朝天,台下的观众看得如痴如醉。米恩觉得金华的婺剧又吹又唱又打又跳的,很有意思。米恩还去看了马戏、金华斗牛以及观看了一群老太太打腰鼓。

接着米恩来到了最南边的金华房地产展区,米恩想古老的庙会里有了这些新颖的“高楼大厦”,肯定很有风景,米恩这样想着就走了进去。米恩对展位上摆放的一些关于金华的新旧照片很感兴趣,看了照片,米恩感慨金华这几年的发展真大。

走出了房展室,米恩混到了赶庙会的越来越多的人群里,突然发现在人群里有两位衣着与众不同的老者。米恩便走到了两位老者面前向他们请安。两位老者乐呵呵地说:“逛庙会的人成千上万,只有你发现了我们,算是有缘分呐,我们这就带你到我们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游玩一番。”说着一位老者拿出袖中的仙杖,对着米恩轻轻一指,米恩就像长了翅膀般和两位老者一起飞了起来。

离开了庙会不远,米恩发现了一座桥,仔细一看,桥上写着“二仙桥”三字。米恩问老者道:“这是哪?”“这是我们当年给老百姓治病赠药的地方。”“当年是什么时候?”“晋朝。”

米恩猛地睁开眼睛问道:“莫非二位是被人们称为皇大仙的皇初平、皇初起?”两位老者点点头,笑而不答。他们继续往前飞,转眼上了金华山,在一块小山头上停了下来,其中一位老者说:“这就是我哥哥放羊的地方。”接着他把哥哥放牧羊的故事讲了一遍。这两位老者正是皇初平、皇初起。

哥哥皇初平原来是个牧羊童,他赶着一群羊到处放牧,后来他把羊赶到了金华北山,金华山上,到处都是绿油油的青草和茂密的松林。他把羊赶进山之后,就让羊自由自在地吃草,自己则采松子当饭吃。

他发现山下的老百姓淳朴善良,但得了一种怪病,却没有钱医治。于是,便找来了一些关于医学的书,认真地学了起来,不久他便成了一个好医生,给山下的老百姓治好了怪病。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好多年没有回家了,弟弟皇初起,几番周折,终于在北山里找到了他,问哥哥:“这么多年没有回家了,你在这里做什么?”

哥哥笑着说:“我在这里放羊啊。”弟弟看遍了山前山后,也看不到羊,便问:“你的羊呢?在哪啊?”哥哥说:“羊在山上啊。”弟弟再看了看山上,只看到了一堆堆乱石,又问:“我怎么看不到呢?”于是哥哥使劲向山上喊了三声:“羊快出来,羊快出来,羊快出来!”顿时,对面山上的乱石全变成了羊,还有几只羊冲着弟弟顽皮地咩咩叫了几声。

两位老者又带米恩来到了炼丹山,这是皇初平、皇初起采药、炼丹的地方。米恩站在炼丹山上,眯着小眼,看了看炼丹山,只见得:山的西南侧是百尺石崖,崖缝间还长着几棵古松,东、南、北边尽是些小山环抱,常绿的树林郁郁葱葱,虽然还未到春时,这里却鸟语花香,朦胧见满山云雾缭绕,似烟非烟,似雾非雾。米恩思忱了半天,问两位老者:“这缭绕的烟雾,莫非是二位仙人留下的仙风道气?”二位仙人听后哈哈大笑。

接着,两位老者又带米恩观看了他们当年曾经下过棋的石棋盘;还带米恩参观了两位老者当年在这里为老百姓讲解医道的金华观。

米恩还想了解更多关于两位仙人的故事,看看更多关于两位仙人留下的风景。可是,两位老人看了看天空,慈祥地对米恩说:“小朋友,时间不早了,你应该回家了。”说着一位仙人又拿出了仙杖,对着米恩轻轻一指。霎时间,米恩想做梦般又回到了花木城,乘上了不再免费的去往金华汽车东站的公交车,座在公交车上,米恩想:这次来赶仙桥庙会真有意思。

却说仙桥庙会通过电视广告,大街小巷横幅的宣传,使谁都得知了这个仙桥庙会。

老鼠米恩也听说了这事,于是,他便离开了爸爸妈妈,独自来到金华,随着拥挤的人群,来到东站,乘上免费的公交车,在花木城站下了车。

米恩跟着人们来到了售票处,他刚买了一张3元的门票,就被人群挤进了花木城内。

他走着走着,看到了很多树木,这些小花小草,都有它们自己的小名片。

米恩一路欣赏着美景,也不看前面,迎面走来一只小麻雀,便和他碰上了,米恩被那只麻雀碰得连连后退,麻雀也被米恩撞得向后飞了一米。麻雀露出了惊慌失措的表情,眼睛下面的面颊上挂着泪水。米恩问道:“麻雀兄弟,你为何如此伤心?”

麻雀答道:“我的兄弟在小吃一条街上,被……被……嗯,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和那些惨死的弟兄们对比,我可算得上九死一生了。”

“麻雀兄弟,你的兄弟怎么啦?你不说我可不知道啊。”

“哎,和你老实说吧,他们被,被小吃一条街上的小贩们放到烤板上烧死了。哎,人类真是太残酷,我们与人类和平相处,他们却要把我们烧烤着吃了。”

“是啊,地球是人类和动物共同的家园,人类比任何动物都聪明,他们更应该懂得与其它动物友好共存。”米恩与麻雀一起发了一些感慨后,便和麻雀告别。

米恩往前走着,一股香味把他引到了小吃一条街。哇,这里的人可真多啊,小贩们的摊位一字摆开,人们想吃的东西着实不少,有烤羊肉串,有烤野麻雀,有烤鱼片,还有糖水果、麻花、苞米花……

米恩买了一串烤马肉串,刚想吃,突然一惊,想:我吃我的动物兄弟的肉干嘛?口里还念念有词地说:“阿弥佗佛”,于是米恩把马肉串扔了,买了一碗臭豆腐,吃了一口,“哇,真好吃啊,不比人们吃的北京烤鸭肉逊色嘛。”米恩自言自语道。接着他又在小吃一条街上逛了逛,觉得不再需要吃什么,便走到了庙会的另外一条街上,这里有耍猴戏的,有卖唱的,有卖小玩具的,还有一些专门吸引小孩子们玩的把戏,米恩觉得很无聊,唯一让他觉有点意思的是用气枪打气球,于是他便玩了两局,竟然百发百中,摊主央求道:“你别玩了,我不干了,我不收你的钱,你快走吧。”米恩得意地走了。

为了奖励自己,米恩决定去看一场婺剧。婺剧表演的是《杨家女将》。台上的演员表演得热火朝天,台下的观众看得如痴如醉。米恩觉得金华的婺剧又吹又唱又打又跳的,很有意思。米恩还去看了马戏、金华斗牛以及观看了一群老太太打腰鼓。

接着米恩来到了最南边的金华房地产展区,米恩想古老的庙会里有了这些新颖的“高楼大厦”,肯定很有风景,米恩这样想着就走了进去。米恩对展位上摆放的一些关于金华的新旧照片很感兴趣,看了照片,米恩感慨金华这几年的发展真大。

走出了房展室,米恩混到了赶庙会的越来越多的人群里,突然发现在人群里有两位衣着与众不同的老者。米恩便走到了两位老者面前向他们请安。两位老者乐呵呵地说:“逛庙会的人成千上万,只有你发现了我们,算是有缘分呐,我们这就带你到我们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游玩一番。”说着一位老者拿出袖中的仙杖,对着米恩轻轻一指,米恩就像长了翅膀般和两位老者一起飞了起来。

离开了庙会不远,米恩发现了一座桥,仔细一看,桥上写着“二仙桥”三字。米恩问老者道:“这是哪?”“这是我们当年给老百姓治病赠药的地方。”“当年是什么时候?”“晋朝。”

米恩猛地睁开眼睛问道:“莫非二位是被人们称为皇大仙的皇初平、皇初起?”两位老者点点头,笑而不答。他们继续往前飞,转眼上了金华山,在一块小山头上停了下来,其中一位老者说:“这就是我哥哥放羊的地方。”接着他把哥哥放牧羊的故事讲了一遍。这两位老者正是皇初平、皇初起。

哥哥皇初平原来是个牧羊童,他赶着一群羊到处放牧,后来他把羊赶到了金华北山,金华山上,到处都是绿油油的青草和茂密的松林。他把羊赶进山之后,就让羊自由自在地吃草,自己则采松子当饭吃。

他发现山下的老百姓淳朴善良,但得了一种怪病,却没有钱医治。于是,便找来了一些关于医学的书,认真地学了起来,不久他便成了一个好医生,给山下的老百姓治好了怪病。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好多年没有回家了,弟弟皇初起,几番周折,终于在北山里找到了他,问哥哥:“这么多年没有回家了,你在这里做什么?”

哥哥笑着说:“我在这里放羊啊。”弟弟看遍了山前山后,也看不到羊,便问:“你的羊呢?在哪啊?”哥哥说:“羊在山上啊。”弟弟再看了看山上,只看到了一堆堆乱石,又问:“我怎么看不到呢?”于是哥哥使劲向山上喊了三声:“羊快出来,羊快出来,羊快出来!”顿时,对面山上的乱石全变成了羊,还有几只羊冲着弟弟顽皮地咩咩叫了几声。

两位老者又带米恩来到了炼丹山,这是皇初平、皇初起采药、炼丹的地方。米恩站在炼丹山上,眯着小眼,看了看炼丹山,只见得:山的西南侧是百尺石崖,崖缝间还长着几棵古松,东、南、北边尽是些小山环抱,常绿的树林郁郁葱葱,虽然还未到春时,这里却鸟语花香,朦胧见满山云雾缭绕,似烟非烟,似雾非雾。米恩思忱了半天,问两位老者:“这缭绕的烟雾,莫非是二位仙人留下的仙风道气?”二位仙人听后哈哈大笑。

接着,两位老者又带米恩观看了他们当年曾经下过棋的石棋盘;还带米恩参观了两位老者当年在这里为老百姓讲解医道的金华观。

米恩还想了解更多关于两位仙人的故事,看看更多关于两位仙人留下的风景。可是,两位老人看了看天空,慈祥地对米恩说:“小朋友,时间不早了,你应该回家了。”说着一位仙人又拿出了仙杖,对着米恩轻轻一指。霎时间,米恩想做梦般又回到了花木城,乘上了不再免费的去往金华汽车东站的公交车,座在公交车上,米恩想:这次来赶仙桥庙会真有意思。

却说仙桥庙会通过电视广告,大街小巷横幅的宣传,使谁都得知了这个仙桥庙会。

老鼠米恩也听说了这事,于是,他便离开了爸爸妈妈,独自来到金华,随着拥挤的人群,来到东站,乘上免费的公交车,在花木城站下了车。

米恩跟着人们来到了售票处,他刚买了一张3元的门票,就被人群挤进了花木城内。

他走着走着,看到了很多树木,这些小花小草,都有它们自己的小名片。

米恩一路欣赏着美景,也不看前面,迎面走来一只小麻雀,便和他碰上了,米恩被那只麻雀碰得连连后退,麻雀也被米恩撞得向后飞了一米。麻雀露出了惊慌失措的表情,眼睛下面的面颊上挂着泪水。米恩问道:“麻雀兄弟,你为何如此伤心?”

麻雀答道:“我的兄弟在小吃一条街上,被……被……嗯,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和那些惨死的弟兄们对比,我可算得上九死一生了。”

“麻雀兄弟,你的兄弟怎么啦?你不说我可不知道啊。”

“哎,和你老实说吧,他们被,被小吃一条街上的小贩们放到烤板上烧死了。哎,人类真是太残酷,我们与人类和平相处,他们却要把我们烧烤着吃了。”

“是啊,地球是人类和动物共同的家园,人类比任何动物都聪明,他们更应该懂得与其它动物友好共存。”米恩与麻雀一起发了一些感慨后,便和麻雀告别。

米恩往前走着,一股香味把他引到了小吃一条街。哇,这里的人可真多啊,小贩们的摊位一字摆开,人们想吃的东西着实不少,有烤羊肉串,有烤野麻雀,有烤鱼片,还有糖水果、麻花、苞米花……

米恩买了一串烤马肉串,刚想吃,突然一惊,想:我吃我的动物兄弟的肉干嘛?口里还念念有词地说:“阿弥佗佛”,于是米恩把马肉串扔了,买了一碗臭豆腐,吃了一口,“哇,真好吃啊,不比人们吃的北京烤鸭肉逊色嘛。”米恩自言自语道。接着他又在小吃一条街上逛了逛,觉得不再需要吃什么,便走到了庙会的另外一条街上,这里有耍猴戏的,有卖唱的,有卖小玩具的,还有一些专门吸引小孩子们玩的把戏,米恩觉得很无聊,唯一让他觉有点意思的是用气枪打气球,于是他便玩了两局,竟然百发百中,摊主央求道:“你别玩了,我不干了,我不收你的钱,你快走吧。”米恩得意地走了。

为了奖励自己,米恩决定去看一场婺剧。婺剧表演的是《杨家女将》。台上的演员表演得热火朝天,台下的观众看得如痴如醉。米恩觉得金华的婺剧又吹又唱又打又跳的,很有意思。米恩还去看了马戏、金华斗牛以及观看了一群老太太打腰鼓。

接着米恩来到了最南边的金华房地产展区,米恩想古老的庙会里有了这些新颖的“高楼大厦”,肯定很有风景,米恩这样想着就走了进去。米恩对展位上摆放的一些关于金华的新旧照片很感兴趣,看了照片,米恩感慨金华这几年的发展真大。

走出了房展室,米恩混到了赶庙会的越来越多的人群里,突然发现在人群里有两位衣着与众不同的老者。米恩便走到了两位老者面前向他们请安。两位老者乐呵呵地说:“逛庙会的人成千上万,只有你发现了我们,算是有缘分呐,我们这就带你到我们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游玩一番。”说着一位老者拿出袖中的仙杖,对着米恩轻轻一指,米恩就像长了翅膀般和两位老者一起飞了起来。

离开了庙会不远,米恩发现了一座桥,仔细一看,桥上写着“二仙桥”三字。米恩问老者道:“这是哪?”“这是我们当年给老百姓治病赠药的地方。”“当年是什么时候?”“晋朝。”

米恩猛地睁开眼睛问道:“莫非二位是被人们称为皇大仙的皇初平、皇初起?”两位老者点点头,笑而不答。他们继续往前飞,转眼上了金华山,在一块小山头上停了下来,其中一位老者说:“这就是我哥哥放羊的地方。”接着他把哥哥放牧羊的故事讲了一遍。这两位老者正是皇初平、皇初起。

哥哥皇初平原来是个牧羊童,他赶着一群羊到处放牧,后来他把羊赶到了金华北山,金华山上,到处都是绿油油的青草和茂密的松林。他把羊赶进山之后,就让羊自由自在地吃草,自己则采松子当饭吃。

他发现山下的老百姓淳朴善良,但得了一种怪病,却没有钱医治。于是,便找来了一些关于医学的书,认真地学了起来,不久他便成了一个好医生,给山下的老百姓治好了怪病。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好多年没有回家了,弟弟皇初起,几番周折,终于在北山里找到了他,问哥哥:“这么多年没有回家了,你在这里做什么?”

哥哥笑着说:“我在这里放羊啊。”弟弟看遍了山前山后,也看不到羊,便问:“你的羊呢?在哪啊?”哥哥说:“羊在山上啊。”弟弟再看了看山上,只看到了一堆堆乱石,又问:“我怎么看不到呢?”于是哥哥使劲向山上喊了三声:“羊快出来,羊快出来,羊快出来!”顿时,对面山上的乱石全变成了羊,还有几只羊冲着弟弟顽皮地咩咩叫了几声。

两位老者又带米恩来到了炼丹山,这是皇初平、皇初起采药、炼丹的地方。米恩站在炼丹山上,眯着小眼,看了看炼丹山,只见得:山的西南侧是百尺石崖,崖缝间还长着几棵古松,东、南、北边尽是些小山环抱,常绿的树林郁郁葱葱,虽然还未到春时,这里却鸟语花香,朦胧见满山云雾缭绕,似烟非烟,似雾非雾。米恩思忱了半天,问两位老者:“这缭绕的烟雾,莫非是二位仙人留下的仙风道气?”二位仙人听后哈哈大笑。

接着,两位老者又带米恩观看了他们当年曾经下过棋的石棋盘;还带米恩参观了两位老者当年在这里为老百姓讲解医道的金华观。

米恩还想了解更多关于两位仙人的故事,看看更多关于两位仙人留下的风景。可是,两位老人看了看天空,慈祥地对米恩说:“小朋友,时间不早了,你应该回家了。”说着一位仙人又拿出了仙杖,对着米恩轻轻一指。霎时间,米恩想做梦般又回到了花木城,乘上了不再免费的去往金华汽车东站的公交车,座在公交车上,米恩想:这次来赶仙桥庙会真有意思。

却说仙桥庙会通过电视广告,大街小巷横幅的宣传,使谁都得知了这个仙桥庙会。

老鼠米恩也听说了这事,于是,他便离开了爸爸妈妈,独自来到金华,随着拥挤的人群,来到东站,乘上免费的公交车,在花木城站下了车。

米恩跟着人们来到了售票处,他刚买了一张3元的门票,就被人群挤进了花木城内。

他走着走着,看到了很多树木,这些小花小草,都有它们自己的小名片。

米恩一路欣赏着美景,也不看前面,迎面走来一只小麻雀,便和他碰上了,米恩被那只麻雀碰得连连后退,麻雀也被米恩撞得向后飞了一米。麻雀露出了惊慌失措的表情,眼睛下面的面颊上挂着泪水。米恩问道:“麻雀兄弟,你为何如此伤心?”

麻雀答道:“我的兄弟在小吃一条街上,被……被……嗯,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和那些惨死的弟兄们对比,我可算得上九死一生了。”

“麻雀兄弟,你的兄弟怎么啦?你不说我可不知道啊。”

“哎,和你老实说吧,他们被,被小吃一条街上的小贩们放到烤板上烧死了。哎,人类真是太残酷,我们与人类和平相处,他们却要把我们烧烤着吃了。”

“是啊,地球是人类和动物共同的家园,人类比任何动物都聪明,他们更应该懂得与其它动物友好共存。”米恩与麻雀一起发了一些感慨后,便和麻雀告别。

米恩往前走着,一股香味把他引到了小吃一条街。哇,这里的人可真多啊,小贩们的摊位一字摆开,人们想吃的东西着实不少,有烤羊肉串,有烤野麻雀,有烤鱼片,还有糖水果、麻花、苞米花……

米恩买了一串烤马肉串,刚想吃,突然一惊,想:我吃我的动物兄弟的肉干嘛?口里还念念有词地说:“阿弥佗佛”,于是米恩把马肉串扔了,买了一碗臭豆腐,吃了一口,“哇,真好吃啊,不比人们吃的北京烤鸭肉逊色嘛。”米恩自言自语道。接着他又在小吃一条街上逛了逛,觉得不再需要吃什么,便走到了庙会的另外一条街上,这里有耍猴戏的,有卖唱的,有卖小玩具的,还有一些专门吸引小孩子们玩的把戏,米恩觉得很无聊,唯一让他觉有点意思的是用气枪打气球,于是他便玩了两局,竟然百发百中,摊主央求道:“你别玩了,我不干了,我不收你的钱,你快走吧。”米恩得意地走了。

为了奖励自己,米恩决定去看一场婺剧。婺剧表演的是《杨家女将》。台上的演员表演得热火朝天,台下的观众看得如痴如醉。米恩觉得金华的婺剧又吹又唱又打又跳的,很有意思。米恩还去看了马戏、金华斗牛以及观看了一群老太太打腰鼓。

接着米恩来到了最南边的金华房地产展区,米恩想古老的庙会里有了这些新颖的“高楼大厦”,肯定很有风景,米恩这样想着就走了进去。米恩对展位上摆放的一些关于金华的新旧照片很感兴趣,看了照片,米恩感慨金华这几年的发展真大。

走出了房展室,米恩混到了赶庙会的越来越多的人群里,突然发现在人群里有两位衣着与众不同的老者。米恩便走到了两位老者面前向他们请安。两位老者乐呵呵地说:“逛庙会的人成千上万,只有你发现了我们,算是有缘分呐,我们这就带你到我们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游玩一番。”说着一位老者拿出袖中的仙杖,对着米恩轻轻一指,米恩就像长了翅膀般和两位老者一起飞了起来。

离开了庙会不远,米恩发现了一座桥,仔细一看,桥上写着“二仙桥”三字。米恩问老者道:“这是哪?”“这是我们当年给老百姓治病赠药的地方。”“当年是什么时候?”“晋朝。”

米恩猛地睁开眼睛问道:“莫非二位是被人们称为皇大仙的皇初平、皇初起?”两位老者点点头,笑而不答。他们继续往前飞,转眼上了金华山,在一块小山头上停了下来,其中一位老者说:“这就是我哥哥放羊的地方。”接着他把哥哥放牧羊的故事讲了一遍。这两位老者正是皇初平、皇初起。

哥哥皇初平原来是个牧羊童,他赶着一群羊到处放牧,后来他把羊赶到了金华北山,金华山上,到处都是绿油油的青草和茂密的松林。他把羊赶进山之后,就让羊自由自在地吃草,自己则采松子当饭吃。

他发现山下的老百姓淳朴善良,但得了一种怪病,却没有钱医治。于是,便找来了一些关于医学的书,认真地学了起来,不久他便成了一个好医生,给山下的老百姓治好了怪病。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好多年没有回家了,弟弟皇初起,几番周折,终于在北山里找到了他,问哥哥:“这么多年没有回家了,你在这里做什么?”

哥哥笑着说:“我在这里放羊啊。”弟弟看遍了山前山后,也看不到羊,便问:“你的羊呢?在哪啊?”哥哥说:“羊在山上啊。”弟弟再看了看山上,只看到了一堆堆乱石,又问:“我怎么看不到呢?”于是哥哥使劲向山上喊了三声:“羊快出来,羊快出来,羊快出来!”顿时,对面山上的乱石全变成了羊,还有几只羊冲着弟弟顽皮地咩咩叫了几声。

两位老者又带米恩来到了炼丹山,这是皇初平、皇初起采药、炼丹的地方。米恩站在炼丹山上,眯着小眼,看了看炼丹山,只见得:山的西南侧是百尺石崖,崖缝间还长着几棵古松,东、南、北边尽是些小山环抱,常绿的树林郁郁葱葱,虽然还未到春时,这里却鸟语花香,朦胧见满山云雾缭绕,似烟非烟,似雾非雾。米恩思忱了半天,问两位老者:“这缭绕的烟雾,莫非是二位仙人留下的仙风道气?”二位仙人听后哈哈大笑。

接着,两位老者又带米恩观看了他们当年曾经下过棋的石棋盘;还带米恩参观了两位老者当年在这里为老百姓讲解医道的金华观。

米恩还想了解更多关于两位仙人的故事,看看更多关于两位仙人留下的风景。可是,两位老人看了看天空,慈祥地对米恩说:“小朋友,时间不早了,你应该回家了。”说着一位仙人又拿出了仙杖,对着米恩轻轻一指。霎时间,米恩想做梦般又回到了花木城,乘上了不再免费的去往金华汽车东站的公交车,座在公交车上,米恩想:这次来赶仙桥庙会真有意思。

春季也正是湖水水位最高的时候。假如你在天气晴好的时候起一个大早,放眼水库,你就会惊奇地发现,湖面上轻烟袅绕,一片苍茫,此是偶尔有一两只小船在烟雾中出没,那你一定会惊得目瞪口呆,你一定会被眼前的奇观所折服而赞叹不已,这哪里是人间景色,这一定是天宫的琼楼玉宇。如果你被眼前的景象所迷住了,久久不愿意离去,那么,待轻烟消散,湖面的能见度稍清晰的时候,你再低头顺着水面方向眺望,你一定会惊讶地发现,水面上不时有一些水鸟随着波涛上下起伏,或三、二只,或五、六只不等,它们的大小也不一样,小的每只只有三、四两,而大的每只却有七八斤,它们都是去年冬天从北方不远千里带着自己的妻儿来此越冬的候鸟,它们的到来,构成了故乡的又一道风景。

故乡的潭泉之所以得名,顾名思义就是以泉水著称,据不完全统计,这里有大小喷泉十多处,其中特大的有两外,泉水水质清彻透亮,甘甜可口,无任何杂质和污染,水温冬暖夏凉。这些泉水汇成一条河流滔滔滚滚流入水库。

每到阳春三月,正是各种鱼类上滩产卵之时,这时就是家乡常说的渔讯。这时虽然天还带有寒意,但鲫鱼、鳜鱼、王尾鱼、沙钩鱼,它们有的游上浅水田,有的紧靠湖岸,有的沿河逆流而上。这时你如果脱掉鞋下到河里,即使不用任何工具,你都可以用脚踩到又肥又壮的沙沟鱼或王尾鱼。如果在晚上你只要拿一只手电,一把鱼叉,下到一尺来深的田里,你就有机会叉到又肥又壮的上滩产卵的鲫鱼,用鲫鱼蒸汤,鲜美无比,可以润心肺、降心火。倘若你还不怕冷,你不防下到1米深的水田里,此时的湖水虽然寒气刺骨,但如果你坚持一阵,运气好的话,你就可以叉到一两只、甚至更多的鳜鱼,鳜鱼肉嫩味美,堪称席上珍品。此时的故乡真可谓是鱼米之乡。

送走了温暖的春天,迎来了炎热的夏季,夏天是催熟的季节,虽说是炎热的夏天,但故乡却一点都不觉得热,因为这里到处都是青山绿水,绿树成荫,凉风习习,湖水又是一个吸热的大宝瓶,因此,故乡的夏天要比外界的夏天凉爽得多。

夏季一到,水库又成了我们孩子们的水上乐园。每到太阳开始下山的时候,孩子们都要往湖水中泡,尽情地戏耍、游玩,水库简直就是一个天然的洗澡盆和游泳池,水温可以自行调节。你若喜欢温度高点,则就在浅水中洗,你若愿意水温凉点,则就可以在深水中洗。水的深浅也各不相同,有没膝盖的,有没胸脯的,也有没过头顶的;你同样可以根据自己的游泳本领选择自己的不同区域。水性不好的一般在浅水中活动,水性强的大都在深水区游泳。待到筋疲力尽时,才回到浅水中休息,有时一泡就是几小时,直到各自的父母站在岸边催吃晚饭时才依依不舍的上岸。

如果说故乡的泉水才算得上一绝的话,那么故乡的岩洞更堪称一绝,在我家的右后侧,有一座雄伟的石山,各曰“狮子石”方圆十几里,高数十丈山。有二洞,一个名叫“仙人洞”,一个名叫“老虎洞”,洞深数千米,高数丈,宽二三丈,洞中泉水常流。其钟乳石、石拄、石笋、仙人桌、仙人凳等奇观应有尽有,洞中冬暖夏凉,是夏天避暑的最佳处所。

水库冬春畜水,每到夏秋之交,由于天气暴热,降水量少,此时禾苗也正是大量需要水分,则飞剑潭水库就大开闸门,放水抗旱,一路经辽市洪圹新田湖田三阳等十几个乡镇,确保这些地方的晚稻都能获得丰收。记得老人们常说的两句口头禅“上西石源前,脚踏狗屎没有变”和“干死蛤蟆饿死老鼠”就是指这些地方因为缺水而无收成。而如今有了飞荐潭水库的庇护,这里的面貌彻底改观,“脚踏狗屎没得变”的观象一去不复返了。同时,每到开闸放水之时,水库脚下的两座大型水电站同时起动发电,大大保障了袁州区的用电需求,也使水资源得到了再利用。

秋风送爽,送走了二十四只“秋老虎”以后,气温逐渐下降,秋风就会显得更加凉爽宜人,此时,也正是白鹭迁徙的季节,一时间,成群结队的白鹭铺天盖地从四方涌至,会集在飞剑潭水库。白天,它们在湖边觅食,有序地排列在湖的两岸,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等游到岸边的小鱼或小虾,有时绵延数十里,乍一看去,就像等待检阅的“仪仗队”。构成了故乡的另一道风景线。白鹭喜群居,每到傍晚,它们就早早地收工,飞落在湖边的树林里,有时就好比刚下过一场大雪,一片白岩岩的,与傍晚的湖光山色交映成翠,构成了故乡的又一道风景。煞是壮观。

秋去冬来,经过夏秋两季的排水,库内蓄水大大减少,水位大幅度地下降,每到十一月份,水库中也正是一年四季中渔猎最日盛的季节,渔民们就撒下大网,有时一网就可以捕到几千斤甚至上万斤鱼,它们大多是雄鱼和草鱼。飞剑潭的鱼是有名的淡水鱼,不是饲料鱼,肉肥味美,此时的飞剑潭水库,真乃是一个美丽的聚宝盆。来到飞剑潭,若没有吃上飞剑潭的鱼,真可谓是人生的一大缺憾。渔期过后,湖面慢慢恢复平静,此时,来此越冬的候鸟也从各地陆续飞来,给平静的湖面增添了无穷的乐趣。

我的故乡飞剑潭,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八仙闲游到此休息,在河边对奕时,八仙吕洞宾不慎将宝剑跌落水中,待寻找时,怎么也找不到了,大为恼火,于是用脚在水中搅拌几下,结果就拌出一个深潭,叫做“溜剑潭”,后来,人们觉得“飞”比“溜”更有气势,则慢慢地就把“溜”字改成了“飞”字,成了今天的飞剑潭。

如今故乡的湖光山色、人文景观也吸引了不少游客,每处都有不少外地游客来此参观游玩。目前,飞剑潭水库已列为袁州区旅游重点开发项目,我坚信有党和政府的关

春季也正是湖水水位最高的时候。假如你在天气晴好的时候起一个大早,放眼水库,你就会惊奇地发现,湖面上轻烟袅绕,一片苍茫,此是偶尔有一两只小船在烟雾中出没,那你一定会惊得目瞪口呆,你一定会被眼前的奇观所折服而赞叹不已,这哪里是人间景色,这一定是天宫的琼楼玉宇。如果你被眼前的景象所迷住了,久久不愿意离去,那么,待轻烟消散,湖面的能见度稍清晰的时候,你再低头顺着水面方向眺望,你一定会惊讶地发现,水面上不时有一些水鸟随着波涛上下起伏,或三、二只,或五、六只不等,它们的大小也不一样,小的每只只有三、四两,而大的每只却有七八斤,它们都是去年冬天从北方不远千里带着自己的妻儿来此越冬的候鸟,它们的到来,构成了故乡的又一道风景。

故乡的潭泉之所以得名,顾名思义就是以泉水著称,据不完全统计,这里有大小喷泉十多处,其中特大的有两外,泉水水质清彻透亮,甘甜可口,无任何杂质和污染,水温冬暖夏凉。这些泉水汇成一条河流滔滔滚滚流入水库。

每到阳春三月,正是各种鱼类上滩产卵之时,这时就是家乡常说的渔讯。这时虽然天还带有寒意,但鲫鱼、鳜鱼、王尾鱼、沙钩鱼,它们有的游上浅水田,有的紧靠湖岸,有的沿河逆流而上。这时你如果脱掉鞋下到河里,即使不用任何工具,你都可以用脚踩到又肥又壮的沙沟鱼或王尾鱼。如果在晚上你只要拿一只手电,一把鱼叉,下到一尺来深的田里,你就有机会叉到又肥又壮的上滩产卵的鲫鱼,用鲫鱼蒸汤,鲜美无比,可以润心肺、降心火。倘若你还不怕冷,你不防下到1米深的水田里,此时的湖水虽然寒气刺骨,但如果你坚持一阵,运气好的话,你就可以叉到一两只、甚至更多的鳜鱼,鳜鱼肉嫩味美,堪称席上珍品。此时的故乡真可谓是鱼米之乡。

送走了温暖的春天,迎来了炎热的夏季,夏天是催熟的季节,虽说是炎热的夏天,但故乡却一点都不觉得热,因为这里到处都是青山绿水,绿树成荫,凉风习习,湖水又是一个吸热的大宝瓶,因此,故乡的夏天要比外界的夏天凉爽得多。

夏季一到,水库又成了我们孩子们的水上乐园。每到太阳开始下山的时候,孩子们都要往湖水中泡,尽情地戏耍、游玩,水库简直就是一个天然的洗澡盆和游泳池,水温可以自行调节。你若喜欢温度高点,则就在浅水中洗,你若愿意水温凉点,则就可以在深水中洗。水的深浅也各不相同,有没膝盖的,有没胸脯的,也有没过头顶的;你同样可以根据自己的游泳本领选择自己的不同区域。水性不好的一般在浅水中活动,水性强的大都在深水区游泳。待到筋疲力尽时,才回到浅水中休息,有时一泡就是几小时,直到各自的父母站在岸边催吃晚饭时才依依不舍的上岸。

如果说故乡的泉水才算得上一绝的话,那么故乡的岩洞更堪称一绝,在我家的右后侧,有一座雄伟的石山,各曰“狮子石”方圆十几里,高数十丈山。有二洞,一个名叫“仙人洞”,一个名叫“老虎洞”,洞深数千米,高数丈,宽二三丈,洞中泉水常流。其钟乳石、石拄、石笋、仙人桌、仙人凳等奇观应有尽有,洞中冬暖夏凉,是夏天避暑的最佳处所。

水库冬春畜水,每到夏秋之交,由于天气暴热,降水量少,此时禾苗也正是大量需要水分,则飞剑潭水库就大开闸门,放水抗旱,一路经辽市洪圹新田湖田三阳等十几个乡镇,确保这些地方的晚稻都能获得丰收。记得老人们常说的两句口头禅“上西石源前,脚踏狗屎没有变”和“干死蛤蟆饿死老鼠”就是指这些地方因为缺水而无收成。而如今有了飞荐潭水库的庇护,这里的面貌彻底改观,“脚踏狗屎没得变”的观象一去不复返了。同时,每到开闸放水之时,水库脚下的两座大型水电站同时起动发电,大大保障了袁州区的用电需求,也使水资源得到了再利用。

秋风送爽,送走了二十四只“秋老虎”以后,气温逐渐下降,秋风就会显得更加凉爽宜人,此时,也正是白鹭迁徙的季节,一时间,成群结队的白鹭铺天盖地从四方涌至,会集在飞剑潭水库。白天,它们在湖边觅食,有序地排列在湖的两岸,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等游到岸边的小鱼或小虾,有时绵延数十里,乍一看去,就像等待检阅的“仪仗队”。构成了故乡的另一道风景线。白鹭喜群居,每到傍晚,它们就早早地收工,飞落在湖边的树林里,有时就好比刚下过一场大雪,一片白岩岩的,与傍晚的湖光山色交映成翠,构成了故乡的又一道风景。煞是壮观。

秋去冬来,经过夏秋两季的排水,库内蓄水大大减少,水位大幅度地下降,每到十一月份,水库中也正是一年四季中渔猎最日盛的季节,渔民们就撒下大网,有时一网就可以捕到几千斤甚至上万斤鱼,它们大多是雄鱼和草鱼。飞剑潭的鱼是有名的淡水鱼,不是饲料鱼,肉肥味美,此时的飞剑潭水库,真乃是一个美丽的聚宝盆。来到飞剑潭,若没有吃上飞剑潭的鱼,真可谓是人生的一大缺憾。渔期过后,湖面慢慢恢复平静,此时,来此越冬的候鸟也从各地陆续飞来,给平静的湖面增添了无穷的乐趣。

我的故乡飞剑潭,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八仙闲游到此休息,在河边对奕时,八仙吕洞宾不慎将宝剑跌落水中,待寻找时,怎么也找不到了,大为恼火,于是用脚在水中搅拌几下,结果就拌出一个深潭,叫做“溜剑潭”,后来,人们觉得“飞”比“溜”更有气势,则慢慢地就把“溜”字改成了“飞”字,成了今天的飞剑潭。

如今故乡的湖光山色、人文景观也吸引了不少游客,每处都有不少外地游客来此参观游玩。目前,飞剑潭水库已列为袁州区旅游重点开发项目,我坚信有党和政府的关

春季也正是湖水水位最高的时候。假如你在天气晴好的时候起一个大早,放眼水库,你就会惊奇地发现,湖面上轻烟袅绕,一片苍茫,此是偶尔有一两只小船在烟雾中出没,那你一定会惊得目瞪口呆,你一定会被眼前的奇观所折服而赞叹不已,这哪里是人间景色,这一定是天宫的琼楼玉宇。如果你被眼前的景象所迷住了,久久不愿意离去,那么,待轻烟消散,湖面的能见度稍清晰的时候,你再低头顺着水面方向眺望,你一定会惊讶地发现,水面上不时有一些水鸟随着波涛上下起伏,或三、二只,或五、六只不等,它们的大小也不一样,小的每只只有三、四两,而大的每只却有七八斤,它们都是去年冬天从北方不远千里带着自己的妻儿来此越冬的候鸟,它们的到来,构成了故乡的又一道风景。

故乡的潭泉之所以得名,顾名思义就是以泉水著称,据不完全统计,这里有大小喷泉十多处,其中特大的有两外,泉水水质清彻透亮,甘甜可口,无任何杂质和污染,水温冬暖夏凉。这些泉水汇成一条河流滔滔滚滚流入水库。

每到阳春三月,正是各种鱼类上滩产卵之时,这时就是家乡常说的渔讯。这时虽然天还带有寒意,但鲫鱼、鳜鱼、王尾鱼、沙钩鱼,它们有的游上浅水田,有的紧靠湖岸,有的沿河逆流而上。这时你如果脱掉鞋下到河里,即使不用任何工具,你都可以用脚踩到又肥又壮的沙沟鱼或王尾鱼。如果在晚上你只要拿一只手电,一把鱼叉,下到一尺来深的田里,你就有机会叉到又肥又壮的上滩产卵的鲫鱼,用鲫鱼蒸汤,鲜美无比,可以润心肺、降心火。倘若你还不怕冷,你不防下到1米深的水田里,此时的湖水虽然寒气刺骨,但如果你坚持一阵,运气好的话,你就可以叉到一两只、甚至更多的鳜鱼,鳜鱼肉嫩味美,堪称席上珍品。此时的故乡真可谓是鱼米之乡。

送走了温暖的春天,迎来了炎热的夏季,夏天是催熟的季节,虽说是炎热的夏天,但故乡却一点都不觉得热,因为这里到处都是青山绿水,绿树成荫,凉风习习,湖水又是一个吸热的大宝瓶,因此,故乡的夏天要比外界的夏天凉爽得多。

夏季一到,水库又成了我们孩子们的水上乐园。每到太阳开始下山的时候,孩子们都要往湖水中泡,尽情地戏耍、游玩,水库简直就是一个天然的洗澡盆和游泳池,水温可以自行调节。你若喜欢温度高点,则就在浅水中洗,你若愿意水温凉点,则就可以在深水中洗。水的深浅也各不相同,有没膝盖的,有没胸脯的,也有没过头顶的;你同样可以根据自己的游泳本领选择自己的不同区域。水性不好的一般在浅水中活动,水性强的大都在深水区游泳。待到筋疲力尽时,才回到浅水中休息,有时一泡就是几小时,直到各自的父母站在岸边催吃晚饭时才依依不舍的上岸。

如果说故乡的泉水才算得上一绝的话,那么故乡的岩洞更堪称一绝,在我家的右后侧,有一座雄伟的石山,各曰“狮子石”方圆十几里,高数十丈山。有二洞,一个名叫“仙人洞”,一个名叫“老虎洞”,洞深数千米,高数丈,宽二三丈,洞中泉水常流。其钟乳石、石拄、石笋、仙人桌、仙人凳等奇观应有尽有,洞中冬暖夏凉,是夏天避暑的最佳处所。

水库冬春畜水,每到夏秋之交,由于天气暴热,降水量少,此时禾苗也正是大量需要水分,则飞剑潭水库就大开闸门,放水抗旱,一路经辽市洪圹新田湖田三阳等十几个乡镇,确保这些地方的晚稻都能获得丰收。记得老人们常说的两句口头禅“上西石源前,脚踏狗屎没有变”和“干死蛤蟆饿死老鼠”就是指这些地方因为缺水而无收成。而如今有了飞荐潭水库的庇护,这里的面貌彻底改观,“脚踏狗屎没得变”的观象一去不复返了。同时,每到开闸放水之时,水库脚下的两座大型水电站同时起动发电,大大保障了袁州区的用电需求,也使水资源得到了再利用。

秋风送爽,送走了二十四只“秋老虎”以后,气温逐渐下降,秋风就会显得更加凉爽宜人,此时,也正是白鹭迁徙的季节,一时间,成群结队的白鹭铺天盖地从四方涌至,会集在飞剑潭水库。白天,它们在湖边觅食,有序地排列在湖的两岸,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等游到岸边的小鱼或小虾,有时绵延数十里,乍一看去,就像等待检阅的“仪仗队”。构成了故乡的另一道风景线。白鹭喜群居,每到傍晚,它们就早早地收工,飞落在湖边的树林里,有时就好比刚下过一场大雪,一片白岩岩的,与傍晚的湖光山色交映成翠,构成了故乡的又一道风景。煞是壮观。

秋去冬来,经过夏秋两季的排水,库内蓄水大大减少,水位大幅度地下降,每到十一月份,水库中也正是一年四季中渔猎最日盛的季节,渔民们就撒下大网,有时一网就可以捕到几千斤甚至上万斤鱼,它们大多是雄鱼和草鱼。飞剑潭的鱼是有名的淡水鱼,不是饲料鱼,肉肥味美,此时的飞剑潭水库,真乃是一个美丽的聚宝盆。来到飞剑潭,若没有吃上飞剑潭的鱼,真可谓是人生的一大缺憾。渔期过后,湖面慢慢恢复平静,此时,来此越冬的候鸟也从各地陆续飞来,给平静的湖面增添了无穷的乐趣。

我的故乡飞剑潭,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八仙闲游到此休息,在河边对奕时,八仙吕洞宾不慎将宝剑跌落水中,待寻找时,怎么也找不到了,大为恼火,于是用脚在水中搅拌几下,结果就拌出一个深潭,叫做“溜剑潭”,后来,人们觉得“飞”比“溜”更有气势,则慢慢地就把“溜”字改成了“飞”字,成了今天的飞剑潭。

如今故乡的湖光山色、人文景观也吸引了不少游客,每处都有不少外地游客来此参观游玩。目前,飞剑潭水库已列为袁州区旅游重点开发项目,我坚信有党和政府的关

春季也正是湖水水位最高的时候。假如你在天气晴好的时候起一个大早,放眼水库,你就会惊奇地发现,湖面上轻烟袅绕,一片苍茫,此是偶尔有一两只小船在烟雾中出没,那你一定会惊得目瞪口呆,你一定会被眼前的奇观所折服而赞叹不已,这哪里是人间景色,这一定是天宫的琼楼玉宇。如果你被眼前的景象所迷住了,久久不愿意离去,那么,待轻烟消散,湖面的能见度稍清晰的时候,你再低头顺着水面方向眺望,你一定会惊讶地发现,水面上不时有一些水鸟随着波涛上下起伏,或三、二只,或五、六只不等,它们的大小也不一样,小的每只只有三、四两,而大的每只却有七八斤,它们都是去年冬天从北方不远千里带着自己的妻儿来此越冬的候鸟,它们的到来,构成了故乡的又一道风景。

故乡的潭泉之所以得名,顾名思义就是以泉水著称,据不完全统计,这里有大小喷泉十多处,其中特大的有两外,泉水水质清彻透亮,甘甜可口,无任何杂质和污染,水温冬暖夏凉。这些泉水汇成一条河流滔滔滚滚流入水库。

每到阳春三月,正是各种鱼类上滩产卵之时,这时就是家乡常说的渔讯。这时虽然天还带有寒意,但鲫鱼、鳜鱼、王尾鱼、沙钩鱼,它们有的游上浅水田,有的紧靠湖岸,有的沿河逆流而上。这时你如果脱掉鞋下到河里,即使不用任何工具,你都可以用脚踩到又肥又壮的沙沟鱼或王尾鱼。如果在晚上你只要拿一只手电,一把鱼叉,下到一尺来深的田里,你就有机会叉到又肥又壮的上滩产卵的鲫鱼,用鲫鱼蒸汤,鲜美无比,可以润心肺、降心火。倘若你还不怕冷,你不防下到1米深的水田里,此时的湖水虽然寒气刺骨,但如果你坚持一阵,运气好的话,你就可以叉到一两只、甚至更多的鳜鱼,鳜鱼肉嫩味美,堪称席上珍品。此时的故乡真可谓是鱼米之乡。

送走了温暖的春天,迎来了炎热的夏季,夏天是催熟的季节,虽说是炎热的夏天,但故乡却一点都不觉得热,因为这里到处都是青山绿水,绿树成荫,凉风习习,湖水又是一个吸热的大宝瓶,因此,故乡的夏天要比外界的夏天凉爽得多。

夏季一到,水库又成了我们孩子们的水上乐园。每到太阳开始下山的时候,孩子们都要往湖水中泡,尽情地戏耍、游玩,水库简直就是一个天然的洗澡盆和游泳池,水温可以自行调节。你若喜欢温度高点,则就在浅水中洗,你若愿意水温凉点,则就可以在深水中洗。水的深浅也各不相同,有没膝盖的,有没胸脯的,也有没过头顶的;你同样可以根据自己的游泳本领选择自己的不同区域。水性不好的一般在浅水中活动,水性强的大都在深水区游泳。待到筋疲力尽时,才回到浅水中休息,有时一泡就是几小时,直到各自的父母站在岸边催吃晚饭时才依依不舍的上岸。

如果说故乡的泉水才算得上一绝的话,那么故乡的岩洞更堪称一绝,在我家的右后侧,有一座雄伟的石山,各曰“狮子石”方圆十几里,高数十丈山。有二洞,一个名叫“仙人洞”,一个名叫“老虎洞”,洞深数千米,高数丈,宽二三丈,洞中泉水常流。其钟乳石、石拄、石笋、仙人桌、仙人凳等奇观应有尽有,洞中冬暖夏凉,是夏天避暑的最佳处所。

水库冬春畜水,每到夏秋之交,由于天气暴热,降水量少,此时禾苗也正是大量需要水分,则飞剑潭水库就大开闸门,放水抗旱,一路经辽市洪圹新田湖田三阳等十几个乡镇,确保这些地方的晚稻都能获得丰收。记得老人们常说的两句口头禅“上西石源前,脚踏狗屎没有变”和“干死蛤蟆饿死老鼠”就是指这些地方因为缺水而无收成。而如今有了飞荐潭水库的庇护,这里的面貌彻底改观,“脚踏狗屎没得变”的观象一去不复返了。同时,每到开闸放水之时,水库脚下的两座大型水电站同时起动发电,大大保障了袁州区的用电需求,也使水资源得到了再利用。

秋风送爽,送走了二十四只“秋老虎”以后,气温逐渐下降,秋风就会显得更加凉爽宜人,此时,也正是白鹭迁徙的季节,一时间,成群结队的白鹭铺天盖地从四方涌至,会集在飞剑潭水库。白天,它们在湖边觅食,有序地排列在湖的两岸,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等游到岸边的小鱼或小虾,有时绵延数十里,乍一看去,就像等待检阅的“仪仗队”。构成了故乡的另一道风景线。白鹭喜群居,每到傍晚,它们就早早地收工,飞落在湖边的树林里,有时就好比刚下过一场大雪,一片白岩岩的,与傍晚的湖光山色交映成翠,构成了故乡的又一道风景。煞是壮观。

秋去冬来,经过夏秋两季的排水,库内蓄水大大减少,水位大幅度地下降,每到十一月份,水库中也正是一年四季中渔猎最日盛的季节,渔民们就撒下大网,有时一网就可以捕到几千斤甚至上万斤鱼,它们大多是雄鱼和草鱼。飞剑潭的鱼是有名的淡水鱼,不是饲料鱼,肉肥味美,此时的飞剑潭水库,真乃是一个美丽的聚宝盆。来到飞剑潭,若没有吃上飞剑潭的鱼,真可谓是人生的一大缺憾。渔期过后,湖面慢慢恢复平静,此时,来此越冬的候鸟也从各地陆续飞来,给平静的湖面增添了无穷的乐趣。

我的故乡飞剑潭,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八仙闲游到此休息,在河边对奕时,八仙吕洞宾不慎将宝剑跌落水中,待寻找时,怎么也找不到了,大为恼火,于是用脚在水中搅拌几下,结果就拌出一个深潭,叫做“溜剑潭”,后来,人们觉得“飞”比“溜”更有气势,则慢慢地就把“溜”字改成了“飞”字,成了今天的飞剑潭。

如今故乡的湖光山色、人文景观也吸引了不少游客,每处都有不少外地游客来此参观游玩。目前,飞剑潭水库已列为袁州区旅游重点开发项目,我坚信有党和政府的关

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

今天要给大家介绍一个新词语:“轻龄”

什么是“轻龄”呢?“轻龄”是一种生活理念,倡导人们坚守年轻,拒绝衰老,今天要活的比昨天更年轻”
 
下面,我们就一起来看看如何学会“轻龄”地生活吧!

1

70岁的年纪,50岁的面容,
40岁的心脏——这就是轻龄。
合理饮食、多运动、保持愉悦的心情,这或许就是“轻龄”生活的法宝之一。

2

人是不是年轻先要看脸面,
看面容显示的气质,
看脸上有多少阳光。
许多老人家觉得自己反正已经这个年纪了,就无所谓打扮、爱美了。其实,这种观念是大错特错的。
 
无论是60岁,还是80岁,都要爱美!潇洒大方的仪容常会使人感到年轻,而且这种“我还年轻”的心理,会给重老年人带来愉悦感和满足感。

3

学习是最好的健脑丸,
“遣兴”是极佳的美容霜。
中老年人即使退休后,仍要坚持学习,以及培养自己兴趣爱好。如看书、跳舞、下棋、摄影、集邮、钓鱼、养鸟等。
这样不仅能强身健体、陶冶情操、怡情养性,还能丰富老年生活,过得更快乐。

4

轻龄的人得有形
男人得有男性的健壮,
女人得有女性的曲美。
运动对中老年人来说非常重要,它不仅能保护我们的健康,还能让我们保持好看的体型。

5

坚守年轻务必不能让
自己的肌肉退化。
中老年人要经常从事一些力所能及的劳动和运动,可利关节,丰肌肉,通血脉,延缓机体的老化。有了健康的身体,才能好好享受更多美好的事物,好好享受老年。

6

心静下来,衰老的脚步就会变慢。
…………………………………….
中老年朋友要有意识培养一种静心的良好习惯,遇到任何事情都要理智地进行分析和思考,以客观的态度处理事情,切忌情绪激动。

7

每天像度假一样生活,
不管你的生理年龄几何,
脸上都会有七八点钟的阳光。
中老年朋友必须要以自己为生活的重心,每天不要为鸡毛蒜皮的小事烦恼。而应该把每一天都当做度假来生活,只管快乐、开心、愉悦就好!

要拥有坚守年轻的能力,要拥有“轻龄”的生活,不妨就从这7点开始做起吧!
 
希望每一位中老年朋友不仅看上去“轻龄”,身体内部也“轻龄”,而且今天活的比昨天更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