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为什么想当官?

我们官本位很浓。评论一个人有没有出息,就看你当没当官?没了多大的官?为什么那么多人想当官。我们今天看看,当官到底有多爽?
这几天,史文清落马的消息,不止江西人关注,全国人都在八卦。
为什么说八卦?
贪官落马,哪怕是像《人民的名义》里赵处长一样,贪污了一层子的钱,大家也见惯不怪了。哪怕是曝光几个情妇,大家也认为理所当然的了。
你没当官,都想赚钱,都想多有几个女人,何况人家当官的呢?所以,贪官落马要想成为网红,必须贪出花样,玩出花样。
比如说史文清,搞了多少钱?这个应该暂时还没查清楚,但从公开的报道,我们也可以看出一二——
2014年12月至2017年,史文清以不同名义向温和魅索取了500万、100万、1000万元,除开3200万元的哈尔滨商铺与2000万元的黄金,史文清实际从温和魅手中索得1.1亿元。
仅向一个商人,索取的钱财就是以亿计,具体有多少,这得请大家开动脑筋。
不过,钱再多也不一定能吸引人眼球,还得有让大家以前没见过的搞钱的手法。
具体对史文清来说,除了普通的贪污、索贿外,他还有一大高招,拍卖艺术品。他的儿子史家昌,是一个画家。
当官的能有个画家儿子,当然值得高兴,也没条文规定父亲当了官,儿子就不能当画家。
可史画家的画,平时没人买。但只要史文清出马,让行内人看来比不上大学生作业的画,却屡屡拍出四五百万元的高价。
当代年轻画家,作品动不动就是数百万。买画的人既不懂收藏,也不懂画,只懂一条:这画拍到手头,史文清能给自己更大的回报……
上次赖小民让大家感叹(我曾写过《一个男人能同时拥有多少女人,赖小民告诉你100多个》点击可看),不是因为他贪占了18亿巨款,也不是他玩弄了很多女人,而是他玩弄女人玩出了新名堂:在自己掌管的企业里,开发了一个小区,里面住着他100多名情人,他晚上散步时,在哪累了就睡哪栋楼的情人,你说够不刺激?
当然,这个社会越来越精彩,人们玩得也越来越刺激,和赖小民100多个情人比起来,史文清玩得更是活色生香。
史文清的情妇里,既有众多兼职情妇,也有他一人包养的专职情妇数名空姐。
这老生常谈。可史文清不一般的是,情妇谁当不是当,肥水不落别人田,他发展到了自己的夫人的亲侄女杨玉华、杨玉荣。
每次带出去,他觉得倍有面子。我们听说过有些变态,包养母女,包养姐妹,但有谁听说过连老婆的侄女也不放过?
当然,更让人毁三观的是,史文清还强奸了自己的两个亲侄女。我非常喜欢的一个公众号“非常魏道”里所说的一样:一般官员再怎么狂妄,再怎么好色,至少在男女之事上还有个底线:一是血缘伦理底线,不对自己亲戚下手;二是江湖道义底线,朋友妻不可欺;三是政治安全底线,同僚妻不能欺。偶尔有突破其中一项底线的,甚至也有突破其中两项的,但三项全能人才,恕我孤陋寡闻,目前还真只发现史文清一个。
 
史文清人神共愤的地方是,他不但对自己的女下属动手,而且将目光盯向了自己下属的女家属。
 
作为市委书记,和他打交道的多是县长县委书记。想想也真是让人醉了,在自己县里一言九鼎的县委书记,接到顶头上司史文清聚会的电话“带上你的老婆一起来吃饭”时的复杂心情。
 
一般来说,带上你老婆一起来吃饭,是关系特别亲密的情况:你不止是我的下属,我们两家走得近,是朋友。
 
但史文清不同的是,吃完饭后,下属可以离开,女家属得留下陪他散步。
 
真是难以想象,一些县委书记将自己的妻子送过去,一个人回去畅想妻子陪史文清散步的心情。
 
有人说,这是史文清好色,没底线。
 
但我真不这样认为,大家不是说男人最专一吗?不管是18岁还是48岁或者68岁的男人,永远都喜欢18岁的女人。
 
大家对身边稍稍有所了解的话,一个人做到史文清打电话相约的级别的官员,年龄小不了,至少40岁,他的妻子又能年轻多少?史文清再怎么变态,他也不可能宁肯让专职情妇,年轻美貌的空姐凉在一边,而去玩弄那些人到中年的女下属,或男下属的中年家属。
 
他之所以如此变态,与其说是他好色,不如说他一再突破自己权力的底线:既然在我手下当县委书记,不仅你得是我的人,你家里的女人,也是我的女人……
 
当然,满足了史文清兽欲的女下属,让自己妻子满足了他兽欲的男下属,就有了发展的捷径。
 
史文清这个市委书记绰号叫什么?赣南王。赣南就是他的独立王国。
 
 
有人说,钱到了足够多,权到了足够大,应该为百姓做实事,有更高的追求,在史上为自己留下清名。
 
史文清也是这么想的。
 
他从赣南离职时,一篇《史文清深情话赣州:我永远是赣南老表》的讲话稿里,现在赫然挂在中国公文范本网上。
 
他在讲话中写道:赣南,让我更加懂得忠诚责任、人间真情,让我终身铭心镌骨、魂牵梦萦。我深深感谢这方赤诚热土!亲情血浓于水,大爱感铭于心。敬爱的父老乡亲,你们给予我力量源泉,激励我坚毅前行。你们合力同心,绘就了幸福图景。我永远是个赣南老表,深深感谢忠厚善良、可亲可敬的赣南父老乡亲!
 “离人无语月无声,明月有光人有情”。赣南的山水滋养了我,赣南的人民哺育了我。赣南是我的根,是我的第二故乡,是我永远的眷恋!多少牵挂、多少情思、多少依恋,已化为一世执著、一生相守。从今往后,无论时光多远,无论身在何方,我都将永远感念赣州、情系赣州、祝福赣州。
 
台上仁义道德,台下男盗女娼。
 
不仅如此,史文清在赣州,修了一条文清路。还不能留名吗?你听说过中山路吧,蔡锷路吧。史文清在赣州这个独立王国里,就留下了一条文清路。
 
当然,除此之外,有关史文清感人至深的报道,那可真是海了去了。
 

哪怕是完全市场化了的媒体,《南方都市报》曾经的报道《赣州千人送别离任书记史文清:老太拎鸡蛋》,现在读来都令人热泪盈眶。用宋丹丹的话说,那场面,那气势。

这则报道不久,前《南方周末》记者褚朝新在他的公号写了一篇文章质疑:这些农民真是神通广大,那么远都能把书记什么时候走搞清楚,还能找到书记住哪里,真是厉害啊。我挺好奇,早上6点多就赶到书记院子外的老乡们,你们头一晚住哪里,是走了一夜山路赶到赣州的吗?要是赶了一夜山路送书记,不是更感人?
 
如果不是落马了,恶毒得无底线的史文清,难道这还不够他清史留名吗?
 
 
我总是喜欢将现在的官员和西门庆对比。
 
西门庆作为清河县首富,他的钱财来路也许不正,但清清楚楚。比如,他的绸缎铺,生药铺,每个月流水多少,利润多少,他娶孟玉楼,得到了多少,娶李瓶儿,得到了多少。给蔡京送去多少,平时花销多少,也包括他贪赃枉法一次贪污多少,都清清楚楚。
 
但反观史文清呢?没人能清楚。举报的商人舍得一身剐要将他拉下马了,还有不舍得一身剐的商人呢?更不要说其他交易了。
 
哪怕是玩弄女人,西门大官人也是讲究你情我愿外,从来不让女人插手自己的生意。
 
哪像史文清一样,让自己情妇和自己儿子合伙开公司。当然,更不一样的是,西门大官人,除了西门大姐这一个女儿外,李瓶儿给他生的官哥儿死了,吴月娘生的孝哥儿是遗腹子,可他并没有让其他女人给他生儿子。这和史文清比起来,简单是弱爆了。史文清不但有多名,甚至自己都记不清楚的私生子,而且敢给私生子取名为“唯伟”,“唯一伟大”的意思。
 
看看这些,大家再想想作为清河县首富的西门庆,和史文清能比吗?
 
 
有人说,男人活着,上为嘴巴下为鸡巴。这话粗俗得应该批判。
 
可为什么想当官?
 
像史文清一样,不但从一个商人那里就可以索取上亿资金和财产,而且可以变着花样玩弄众多女性。如果变态的话,还可以让下属将自己的家属送过来让自己玩弄。哪怕是恶事做尽,还可以在市中心修一条以自己名字命名的路,永远留名。
 
请问,还有比这更爽的人生吗?
 
只不过,现在海晏河清。像史文清这样的官场败类,极少极少。我们的干部,现在一心为民服务。哪怕有极个别像史文清、赖小民一样的干部,也逃不出人民群众的眼睛,逃不出法律的制裁。
 
你看看,赖小民刚被抓,史文清不也落马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