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ail-57595

我走进一家豪华的酒吧,酒保瞄了我一身满是油污的工装服,眼高于顶地对我说:“抱歉,您穿成这样,是不能来这里的。”
“哦,”我就转身边走边说,“那你们空调自己修呗。”